【TET】三次埃尔隆德穿瑟兰迪尔的衣服一次换过来

那个……看着最近还有很多朋友点赞我那篇TET的中土催婚联盟感觉有一些不好意思

大王领主这一对可以说是我的初心cp了,也因为他们交到了一些朋友。但是随着作品热度下去了所以圈子越来越冷了……我也忍不住爬墙了真是对不起。但是希望当年圈子还有点温度时留下来的作品大家要去看看哦特别是 @boxbill 大大和 @迷路的藏宝图 ……虽然他两现在都神隐了……还有 @清和 一直在坚守。喜欢冷cp的各位加油啊没有粮的话要自割腿肉哦!


kingsmanAU

设计师!大王/kingsman!领主

没看过王牌特工的小伙伴了解一下这个神秘组织就是穿着超级帅气的西装打打杀杀的组织脸叔真的超级帅der

今年第二部就要上映啦!大家吃我安利去看看嗷!

Lotr/kingsmanAU
设计师  大王/kingsman  领主
三次埃尔隆德穿瑟兰迪尔的衣服一次换过来



01


密林连续下了还几天的雨,整个城区湿漉漉的。埃尔隆德在柜台后面翻看着这一季新的料子,琢磨着剪裁,就听见门铃叮铃一声,瑟兰迪尔散着金发,低头抖了抖伞溅上的水,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埃尔隆德。湿漉漉的,有一股不胜凉风的娇羞。

“这雨下的真大。”他说。如同一个避雨的客人。

“我以为你会晚点回来。”埃尔隆德撇下料子走出柜台。瑟兰迪尔懒懒的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锁上店门,松开了自己的领带。

“酒会很无聊。”瑟兰迪尔抱怨着把自己甩上沙发,满足的喝了一口热茶。下一秒埃尔隆德从盥洗室绞了条热毛巾出来给他敷着解酒气。他哼了哼,伸手拉过埃尔隆德亲了一口,“还有我想你了。”

埃尔隆德没有回话只是又亲了他一口。两个人就在沙发上交换了几个亲吻,带着归来的温馨与惬意。这让瑟兰迪尔有些昏昏欲睡起来,靠在埃尔隆德肩膀上打了一连串的呵欠,却又硬不肯去睡觉。

“搞不好等我睡醒了你就在那个小国家里了,我知道附近有一架私人飞机在待命。”他说,努力把一个呼之欲出的呵欠吞回去。

“我会把你叫醒再走的。”埃尔隆德在他的耳根留下一个吻,“现在去睡会吧。”

“你不是应该把电话挂掉然后把卡拔出来丢进红茶里和我继续睡觉吗?”瑟兰迪尔踢了他的小腿一脚。

“然后估计我们就会在几千里以外的一个土坑里醒过来。甘道夫肯定对此不闻不问,说不好还会帮盖拉德利尔夫人一起对付我们。”埃尔隆德坐起来整理了下衣服,又把瑟兰迪尔也拽了起来,“你不睡觉就和我去试衣间量下尺寸。”

“啧,不浪漫,真不浪漫。莱戈拉斯七岁就知道送我礼物要遮遮掩掩躲着点人了。你每年都送一样的还要提前三个月告诉我。”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把衬衣的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截线条优美的手臂。

“其实我也可以目测出你的尺寸的,只是我喜欢更加精细一点的量法。”埃尔隆德侧头向更衣间示意,嘴角抿出一个温柔的笑,“你不喜欢吗?”

瑟兰迪尔的眼睛亮起来,脸上写着“你要赖谁不愿意”表情上倒还蹦着,高傲的站起来往更衣间走,只是经过埃尔隆德身边时嘴角的笑几乎要压不住。

埃尔隆德跟在他身后进去,转身关门。随着锁舌被含住的一声轻响,他就被推在了那扇雕花木门上。唇舌带着侵略扑击下来,裹挟着情欲,要拉着她沉沦。

瑟兰迪尔伸手过去把门反锁,他凑在埃尔隆德耳边说,“你知道,我的店里没有甘道夫坐在监视器后面。”

可惜埃尔隆德还算有点理智。早更衣室里就——这可太不绅士了。他双手腿在瑟兰迪尔胸膛上,把人稍稍推开,“去那边站好,让我干点正事。”

瑟兰迪尔像只老大不高兴的猫,“我以为我们两中间我才是裁缝?埃尔你就像个老裁缝一样,我站不直你难道会用针扎我吗?”

“阿拉贡每次去做衣服都会被扎,莱戈拉斯笑了他好多次。”埃尔隆德拿出皮尺努力使自己严肃起来,“去站好,别逼我把你绑起来。”

瑟兰迪尔眼前一亮,埃尔隆德无奈的扶额,简直不想和他说话,小骂了一句,“小混蛋。”

几分钟之后,瑟兰迪尔开始抱怨,“你这样让我怎么站好?”

被抱怨的人正跪在地上量着他的腿围,闻言无辜的抬头,“我怎么你啦?”他这样说着,眼睛里却闪烁着调皮的光芒。

瑟兰迪尔真想抬脚把他踹开。这个人在他们两个还是Kingsman学院的时候就用这样一张正直的脸把人骗的团团转,经常让他恨得咬牙切齿。就像现在,埃尔隆德跪着,手滑过他的大腿,足够撩人又安分的过分,不肯让他满足。瑟兰迪尔想动,腿上就挨了一下。埃尔隆德严厉地说,“别乱动。”好吧他知道对方是怎么让那些kingsman学员们听话的了。

埃尔隆德站起来,扶住他的肩。绝对刻意的凑近去看肩宽的读数。他温热的呼吸撩着瑟兰迪尔的脖子,却又很快退开。“手,抬起来。”他看着快要失去耐心的瑟兰迪尔,示意他把手臂抬起来。

然后埃尔隆德圈住他,像一卷性感的皮尺在量他的胸围。瑟兰迪尔也圈住他,泄恨一般咬上那一截优美的脖子。

“坏人。”瑟兰迪尔嘟囔,发出像猫一样可爱的含糊不清的喉音。

埃尔隆德温柔的亲吻她的下巴。他垂下眼,看见衣服稍宽的领口露出的标签,圈着对方的手又紧了紧。

“你穿着我的衣服。”他的手顺着优美的腰线向下划,不出意外的摸到了空空的料子。“我的衣服。”他说,声音就像是欲望本身。

“我的衣服被雨淋湿了。”说谎,瑟兰迪尔想,你的黑伞可是常年不离身。可是这个谎言比真相更加的诱人。

于是他说,“这可是新款,很贵。”说完就直勾勾的看着埃尔隆德。

“那我猜,我得把他还给你咯?”埃尔隆德拉长音调,手搭上扣子,“不过你得告诉我,甘道夫真的不会坐在监视器后边吧?”



tbc(也许还有的话)





冷cp的各位,以后一起加油啊。托尔金先生!真是太棒了。

评论 ( 23 )
热度 ( 49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