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T】三次埃尔隆德穿瑟兰迪尔的衣服一次换过来02

前文请点击头像


02

Kingsman里面私服最多的人是谁?

阿拉贡猜应该是盖拉德丽尔夫人,他从来没见过这位kingsman的亚瑟穿过两件一样的礼服。

“不要因为表面的现象就轻易的下结论,我想这在训练中就重复过很多次了。站直,爱斯特尔先生。”老裁缝正在修改定制礼服的细节,对年轻的特工随意的结论有些不满。“当然不是盖拉德丽尔夫人,是你的老师。”

“不可能!”阿拉贡惊讶的提高了声音,然后立马被老裁缝拿针扎了一下。

“站直,埃斯特尔先生。注意你的礼仪,一个绅士可不会大呼小叫。”

“埃尔隆德老师可不像有一整个步入式更衣间的人。”阿拉贡小声嘟囔。

一边一直没说话的莱格拉斯忍不住打断,“事实上,埃尔隆德老师有三个房间打通变成的大衣柜。”

“我要是有那么多衣服,还不被扎成刺猬。”话音刚落阿拉贡又挨了了一下。老裁缝对此毫无歉意。

“事实上,如果小绿叶先生能学习他的父亲,你也许能免遭裁缝的礼仪提醒就能有一整个大衣柜的衣服。”老裁缝终于放过了阿拉贡让他从量衣台上下来,顺便玩味的看了莱格拉斯一眼。莱格拉斯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另外一边,拒绝讨论这个话题。

阿拉贡很高兴终于解放了,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看着明显不自在的莱格拉斯,像一只疑惑的像一只大丹犬问道,“怎么了?这是什么意思?”

莱格拉斯急忙打断他的疑问,“没什么,阿拉贡今晚要去喝一杯吗?”

老裁缝对此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啊。

不过很快阿拉贡就知道老裁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那天阿拉贡伊斯坦布尔结束任务回总部报告,因为又一次飞车追逐、高空坠落之后他的防弹西装又报废了。他不得不接受了老裁缝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训斥,“要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当老裁缝终于放过了他并告知他下次来取防弹西装的时间时,阿拉贡终于松了口气。

“稍等一下,埃斯特尔先生。能把这个带给埃尔隆德先生吗?”当他要离开时,伊欧汶叫住了他,“这是埃尔隆德先生上次定的布料。”

“我以为老师说他是个裁缝只是开玩笑的。”阿拉贡有些惊讶。

伊欧汶眨眨眼,“当然不是啦,埃尔隆德先生是个很优秀的裁缝,而且很浪漫。”

阿拉贡无法理解做衣服能有多浪漫,而一个浪漫的裁缝又是怎么样的。但很快,他理解了,理解的不能再理解了。

他叩响埃尔隆德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对方正在看电视。准确来说,一个时尚访谈节目,女主持人欢快的声音报道着巴黎时装周的现场快讯。埃尔隆德是那种老派的绅士,每天一定要看熨好的报纸的那种老派。阿拉贡怎么也无法想象他和这一类的电视节目联系在一起。

“阿拉贡,先等一等好吗?”埃尔隆德温和的打过招呼,让他先坐下,还是聚精会神的看着节目。

维拉在上,阿拉贡想,也许明天索隆就会复活。

“… …现在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密林的设计师瑟兰迪尔先生。”阿拉贡看着画面里他老师的男朋友内心毫无波澜。他决定此时还是保持静默,表现自己对于书架上的“古代哥布林种群分布及其方言研究”十分感兴趣。

“… …好的,最后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过了一会儿,女主持人终于说,“不少顾客注意到密林的男装有一个尺码非常特别,腰做的比较窄。请问你设计的用意是什么?”

“我的爱人,是一个裁缝,老派的、做定制西服的那种。他坚持只穿定制的衣服,不巧的是他工作很忙,没什么时间去定制他的衣服。你知道,裁缝总要飞来飞去给客户做衣服。”瑟兰迪尔状似无奈地说,脸上却完全是一种孔雀开屏的笑容,“但我觉得做裁缝的浪漫就是一定要让自己爱的人穿自己做的衣服,所以我为他定制了一个尺码。无论他走进我的哪家店,都能穿到我给他定制的衣服。”

阿拉贡希望自己现在马上聋了或者瞎了。这样他就不会控制不住的把目光放在埃尔隆德细窄的腰身上。阿拉贡发现埃尔隆德现在身上这件衣服就是瑟兰迪尔的成衣品牌。

哦,浪漫。浪漫的裁缝。这该死的浪漫。

那天晚上,阿拉贡又约莱格拉斯去喝酒。

他颇为忧愁的说,“莱格拉斯,你知道我真的不太会做衣服。”

莱格拉斯宽慰他说,“没关系的,我会做衣服。你也会有一整个衣柜的衣服的,我保证。”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