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对话 02

阿不思·邓布利多没有毁掉血誓瓶,而他有幸成为了又一个从阿瓦达索命下逃生的人。

 

“我很好奇,他们会怎么称呼我。大难不死的老头?这可不是个好听的名字,希望不要被写在巧克力蛙的画片上。”

 

“哈利,我想你比我更加明白怎么从阿瓦达索命下活下来。”

 

“不,当然不是我的父母。说真的,父母也没有义务要照看孩子直到一百多岁。当然也不是福克斯。”

 

“我有一个……誓言。我应该在1945年就打破它的。”

 

“里面的原因很复杂。我们的时间不多,故事还是留着下次再说吧。”

 

“那时候我们还很年轻,很天真。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那是一个夏天,夏天总是美好得让人犯醉。”

 

“我们约定永远不伤害对方,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不,连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离。除了我们自己。我们分开之后他仍然留着血誓瓶,他从来没有打破它,从来没有。”

 

“我已经一百多岁了,是个老头子了。死亡对我来说再自然不过,怎样死亡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但我还活着,这可真让我想不通。我想问问他,为什么要救我呢?在我们企图杀死对方52年之后。“

 

“如果我们还在戈德里克山谷就好了,他就住在我的隔壁。我可以一天飞二十趟猫头鹰去问他为什么。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用上福克斯。“

 

“不过现在也没关系。只不过是猫头鹰过不去,我可以自己过去问他。就像他以前翻我家的窗子一样。“

 

“哈利,你知道爱可以超越一切魔法,超越死亡。但有时候爱很痛苦,爱很无奈,爱让我们想要逃避,只有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我们能看见它拥抱它。我们想要拥有它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时间不早了。虽然已经等了快要一百年,但我觉得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再会,哈利。“

 

 

“我发誓我们永远不伤害对方。“

 

而我会用生命保护你。永远。

 




总之就是瓶崽一直呆在邓布利多身上。阿瓦达索命打在了瓶崽身上,老格的魔力爱挡掉了死咒。结局是老格魔力没了,被阿伏阿瓦达了。



评论
热度 ( 22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