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华】老好人与讨厌鬼

诶多,这个是很久以前的旧文了,紧接着第二季结束写的

第三季实在太虐了嘤嘤嘤

本着良心不虐的原则,这些短文都是砂糖文,菇凉们放心食用

2015快乐



老好人的冷酷

白色的无影灯打下,清冷的灯光让人感到危险和寒意。

这是Sherlock常来的验尸房,但现在独自站在那里的是John.Watson。他默默做好了术前准备,拉开了还泛着冷气的尸体袋。里面躺着他的一个老熟人。

他冷冷看着Jim.Moriaty的脸,戴着白色橡胶手套的手摸上尸体的子弹贯穿伤,他说,“头骨得补一补了。”

John的解剖学是以满分通过的,即使多年没在系统的解剖人体,他的手艺也没有生疏。他开始镇定地拆解,握刀的手和握枪时一样稳定。如果把他的手法拍下来,绝对是不用剪辑的解剖示范片。熟练而流畅,好像动作在心中演绎了几十遍。

但他的眼神,让监视人员都打了个寒战。

品日那张温和的老好人脸被挡去了大半,只剩下那一双眼,露出刺骨的寒意来。

应该提醒老板提高对Dr.Watson的监视等级了。如果医生都要犯罪,没有人能将他绳之以法了。监视组给那位今天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秘书拨了电话,正式提高了对Dr.Watson的监视等级。监视组的组长叹了口气,果然,Holmes没一个让人省心。

John面对头颅时犹豫了,他在想是整个这样保存,还是制成颅骨。最后他决定制成颅骨,方便保存而且不用担心他出现在221B的冰箱里。

医生下刀,开始拆解。也许现在应该叫“它”了,不过也没关系了那个那么在乎语法的人已经不在了。

这么想着,一个完整的眼球被挖出,丢进了福尔马林溶液里。

当整具尸体都被解剖完成,医生把染血的手套丢进垃圾桶里,环顾着验尸间内制备好的标本。那些学生们一定不会知道,那来自曾经的伦敦犯罪头子。但如果是Sherlock,他一定马上就知道了。也许还会顺手顺走那个头骨,当做他的战利品。

他看着被系统清洁好的颅骨,伸手把它放得更远,这种东西,还是离Sherlock越远越好。

John转身离去,没有再回头。他知道MI5的人会帮他收拾好的。

“Dr.Watson把Moriaty的尸体大卸八块了。”

“分尸?”

“不,解剖。制成了标本。怎么说呢,有时我真庆幸自己是Sherlock的哥哥。如果不是,我也许早被一枪打死了。而不是只碎了个下巴。”

“的确,如果有一天John要犯罪,他会是完美的罪犯。因为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是帮凶。”

那是伦敦的冬日,Sherlock死后的第一个星期。

巴兹医学院收到了整套全新的教学标本。

某些人收到一个忠告,不要试图激怒John.Watson。

 

 

讨厌鬼的温情

记得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晚,有雨夹着舒伯特的《小夜曲》飘进窗里。
John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看见窗外透进一点零星的灯光。他赤脚下床,《小夜曲》又柔柔的响了一遍。难得正常而美妙的曲子。要知道Sherlock可以把任何曲子都拉得像帕格尼尼的。

他下楼,看见卷发的侦探面对着窗户拉琴。昏黄的灯光投射在他的侧脸上,睫毛也投下一片动人的阴影来。他在灯下的侧脸那么美好和动人,没有平时那种锋利而咄咄逼人的美,温柔安静。

他们好像谁也没发现谁一样,静静的静默着。

John看着Sherlock温柔的表情失神。

Sherlock看着John映在被雨水模糊的窗玻璃上的身影,露出了温柔的表情。

“John,去热牛奶,两颗糖。”Sherlock没有回头,琴声也没有停。

“Sherlock,你半夜拉琴不会就为了吵醒我吧。”John说着,慢慢走向冰箱,翻着白眼开了冰箱门拿牛奶。

------要吵醒你我需要那么曲折婉转?

侦探撇撇嘴,手下曲调一变,是莫扎特的《安魂曲》演绎得有着与Sherlock不符的平和与婉转。牛奶的香气也从厨房里散出来。

热的恰到好处的牛奶被放到桌子上。John喝了一口冰牛奶,“Sherlock,你这个习惯可真够小孩子。”

“牛奶有助于睡眠。”Sherlock放下他的小提琴,缩到长沙发上,让牛奶温暖他微凉的掌心。

“你失眠?”John皱起了眉。

“睡得不舒服。”Sherlock含糊地答。

“睡沙发当然不舒服,以你那缺安全感的孩子睡姿就更不舒服了。你该回房去睡!”John揉揉太阳穴。

“我蜷起来是因为这沙发太短!”卷毛侦探从牛奶里抬头抗议,“换张长沙发就好。”

“换白金汉宫的长沙发你也一样蜷着!”

“那沙发还不如我这张好睡!”

牛奶就在你一言我一语中喝完了,John也像是吵累了一样,在他的单人沙发上睡着了。Sherlock轻轻起身,从他的手中取走马克杯,又轻轻给他披上了毯子。

他不会告诉John,他一直不爱喝牛奶。他喝只是为了不让John觉得自己才是221B里的孩子。

他喝牛奶也不加糖,只是因为牛奶里有他精心配过的微量镇静剂。而糖放了解剂。

一点点的镇静剂为他驱走噩梦,一杯牛奶会给他带来一夜好眠吧。

Sherlock站起来,轻声说,“晚安,做个好梦。John。”

柔和的摇篮曲,轻轻奏响。伴着牛奶的香甜,回荡在221B。

 

老好人的刻薄

“嘿,怪胎,你又来干什么!”刺耳。

“怪胎,这里不需要你!”真刺耳。

John皱了皱眉,快步跟上Sherlock,将Donovan和Anderson的声音远远丢在身后。他想,他总有一天会忍不住的,那刺耳的声音。

终于那一天来了。Sherlock让他独自去苏格兰场取个证物,在证物间,他和Donovan和Anderson狭路相逢了。

“啊,医生,你来取证物么?真奇怪呢,明明是医生却不干医生的活。冒昧问一句,你在何处求学?”Anderson边取证物边说,言外之意是怀疑他的学位。

“巴兹,你呢?”John笑了笑,面色如常。

“那你为什么还跟着那个怪胎?有这样的学历。”又来了,刺耳的声音。

John深吸了一口气,“我跟着Sherlock只是因为我喜欢,你知道,和一群只知道学历的白痴共事一定很累,所以我一直不去大医院工作。不过我想你一定没机会和我有同感。毕竟以你平日的成绩,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说起来,我曾有幸拜读过你的论文,语法让人印象深刻。”

“你`你.. ..”Anderson吃惊的张大了嘴。如果有只苍蝇现在飞进去就更好了,John想。

“啊,是的。我读书的时候比较淘气,当了论文枪手。希望我技术不错。改的像你的。我记得那篇论文拿了个A,真高兴帮你顺利毕业了,希望你满意。”John有着十分好的记性,他很少忘掉要记的东西。看着Anderson灰白的脸,他知道自己没记错。

“顺便说一句,在证物间里亲热,并把唇膏弄到领子上并不是一件好事,会让人说闲话的。我认为你们在Mrs.Anderson签字离婚------我也搞不懂她为什么不肯签字----之前应该低调点?放心,这不是我靠什么推理出来的。我是听其他人说的。苏格兰场不缺八卦不是?”----因为人缘太好,他都快成苏格兰场的八卦之王了。

Donovan和Anderson的脸色灰白又涨红。

“咳,Dr.Watson你在干什么?该走了。”Lestrade的出现救Donovan和Anderson于水火之中。

“没事,走吧。”John又恢复了好人的样子,温和地笑着和他们道别。

他和Lestrade走出去几步,他突然说,“Lestrade探长,Sherlock会成为一个好人。但你们也得先把他当成一个人。管束好你的下属们。”Lestrade觉得他敢说不的话,会立刻被枪杀在这。

John快步离去,Lestrade忍不住扶额,他刚才见到的是又一个Holmes么?

之后的一整天里。Sherlock反常的对John进行挑衅。从衣物到问话,各种批评。Lestrade翻翻眼,等一下John又一次炸了两人的刻薄话不知会有多精彩。

但John没有炸,他只是沉默地离开。让Lestrade怀疑那个在证物间里牙尖嘴利的人是不是他。

直到回到221B在John的冷战政策(半小时)以及逼问下,侦探说出了反常的真相。

“刻薄话......”侦探仰躺在沙发上,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卷毛,“我跟在你后面回苏格兰场时听见的......你对Donovan和Anderson说的那些... ...那·很好,但是...很怪,不像你。”侦探吞吞吐吐,不见往日的伶牙俐齿。

John从来都是理智而圆滑的人。从不得罪人的温和好人。他从来是负责收拾烂摊子的,而不是制造麻烦。这是个大众的认知,所以今天的事,真的让Sherlock有点惊讶。

“Sherlock,有点常识。是人都会说刻薄话,只是Holmes们说的比较厉害。”John干巴巴的吐出一句话。

“Anyway。谢谢。”Sherlock的颧骨上有不自然的红,John也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Dinner?”医生微红的双颊很可爱。

“Straving。”侦探微微笑着答应。

 

 



老好人的花心

“说起来,John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金发美人哦。”

----确实如此,就算只给他个头骨,他也知道。金发蓝眼,红润薄唇。可爱的微翘鼻头。

“金发美人也有荒唐情史呢。”

----那些三个月的速食女友?构不成威胁。

“你是说每天在吧台那坐坐安慰安慰女孩子就可以带不同的女孩走的事?的确呢,Casanova名不虚传啊。”

----真意外,John当年玩得那么疯。真的是在“玩”。

“而且John有个神奇的地方,就是和他玩过的女孩对他完全没有怨恨呢。”

----漂亮而温柔的分手,像是他的风格。

“就是,他的前女友们还对他念念不忘呢。每一个都是。”

“没那么夸张吧。Lily明明都结婚了。”John的声音。

“是啊,她还威胁她丈夫说,你不来她的婚礼她就不结婚。”

----所以现在还是危机重重啊。

“我和她们都过去了。”

“对啊,今天是Casanova最后的狂欢。明天John就死会了呢。”

“什么最后的狂欢啊!我和Sherlock什么都没有!”

----现在还不承认?有点危险啊。

“John不擅长说谎呢,刚才就把情人的名字说出来了。”

“啊啊啊,脸红的John还是好可爱!”

----那女人肯定扑到John身上了。头或许还靠在他的肩上。

“就是因为这种可爱,就算穿套头毛衣我帮他挡酒也挡得手软。”

“John不仅招女孩子喜欢,对男人也有吸引力呢。”

----感觉情敌的范围扩大了。真是不妙。

“不是有句话,John.Watson用前女友和前男友统治伦敦医界么?”

----前男友?我以为我是他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开始想要找出那个“前男友了”

“真有够可惜的,John就这样被人带走了。”

“那个Sherlock可真是个幸运的混蛋。伤透了多少姑娘的心啊。”

----真高兴你们有了“John.Watson属于Sherlock.Holmes”这一认知。

“所以呢,趁今天能疯。我们找紧时间玩吧!我们来比比谁能要到最多的酒!快!把John的外套脱了!”

----要了酒是不是还要调下情?停手!

“真是抱歉,打断了你们的聚会。”优雅而贵气的贵族腔调。

所有人都看向那个格格不入的声音的来源。Sherlock.Holmes带着逼人的气势出现在那里。像是突然从一个舞会现场穿越过来的。他的眼神锐利的扫过正给John送酒的服务生。让对方生生僵在了原地。他看看那酒。哦,天使之吻。暧昧的一夜情邀请啊。嫉妒在他的胸腔中烧灼。让他的气势更加逼人,整个酒吧的气氛真是尴尬异常。

该死,这可真像被捉奸了。John忍住向后退的欲望。Sherlock却向前一步,把他拉到怀里。手紧紧扣住他的手,低头在他的颊上亲吻了一下。“抱歉打断了你们的聚会。但我和John还有活动,失陪了。”说完,就快步拉着John离开了。

“好了,没得玩了。那么,为了John的贞操,以及庆祝他脱离单身,少女们的玻璃心碎。举杯吧,朋友们!为曾经的Casanova,现在的好妻子John.Watson!”Harry高高举起手中的威士忌。

“为John!”老友们一起举杯。

“看来,John今天会有一个漫长又香艳的夜晚呢。”Harry意味深长的笑了。

出了酒吧,Sherlock没有说话,也没有松开他的手,沉默地往前走着。

这可真像一个找到妻子出轨的丈夫。John有些打趣的想。

他清清嗓子,“Sherlock,那些都是他们瞎扯的。”

Sherlock突然停下,John差点撞上他的背。他转身,近乎咬牙切齿,“我可没发现他们的话里有丝毫的谎言,Casanova!”

“Sherlock,我不花心。”John抗议。

“你的情史不是这么说的。”Sherlock表情混着愤怒和委屈。像个得不到宠爱的小孩子。

下雪了,雪花飘过昏黄的路灯,轻轻落到侦探的卷毛上。柔软又委屈的孩子,想要得到一个拥抱。

John舔了舔唇,说,“Sherlock,我真的没有花心。”

侦探的表情写满了“你说谎,别骗我”

“不管你信不信,这是真的。我的心从头到尾都只给过你一个人,这样,怎么能叫花心。”John在辩解时忍不住红了脸。他不擅长说情话,他最擅长说真话。

Sherlock知道他没说谎,他的蓝眼望进他的灰眸,有时,一句真话比十万句情话更为动人。

他看着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突然John走近,踮脚,快速在侦探的唇上吻了一下。Sherlock完全呆了,John说,“如果话不能让你安心,这个,总够了吧。”

雪继续飘然落下,纷纷扬扬,像是天使的祝福。Sherlock轻声说,“不够。”说着,深深地吻上他的唇。

他们在纷扬的大雪下拥吻,镌刻成永远的样子。

“对了,Sherlock,你怎么知道我们说了什么?”

“John,专心点。”

“今晚你和头骨先生睡吧!"

“我宁可跪着他。”

“是【它】!而且你会把它压碎的。”

“我不会,John。”

......

永远,说着好远。但就像是眼前的唇一样。一踮脚,一低头,就吻到了啊。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