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华】老好人与讨厌鬼03

诶嘿嘿嘿,又是我

感谢辣么多的小伙伴看我的文,说实在的我写得不太好,只是为了抚慰自己受伤的心,但依旧谢谢你们!

下面上正文

以及,我是不会写虐文的。最虐的已经是“他们在无数文中得到了幸福,除了他们本来的那一个。”所以我怎么舍得再补刀。


讨厌鬼的纯情

——上一次他那么纯情是什么时候来着?


Sherlock和John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007大破天幕杀机》时,他侧头看了看Sherlock。电影已经放到了中场,Sherlock才把手轻轻搭到了John的手背上。John不动声色的调整了坐姿,靠的近了那么一点。

在黑暗里,Sherlock一边说着这电影有多么无聊多么不合情理一边绞尽脑汁的等待与只在一个时机——一个可以状似不经意的吻上John的时机。


Sherlock等了50来分钟,终于把手搭上了John的手背。很好,没反应,这是成功的第一步。但接下来的时间里,Sherlock没有再动作,因为John太让人分心了。他的眼睛在暗淡的光线下是完美而明亮的蓝色,随着剧情的每一个瞪眼和舔唇都让人忍不住去摸他的头发。

然后直至Adele的《Skyfall》缓缓播完,Sherlock还是没有亲到John。


John拍拍他的手背,“好了,折磨时间结束,你该睡了。”哪怕Sherlock情话说得再好,实际上他也是一个要命的新手啊。

其实Sherlock两天之前就开始了尝试,先是早餐时双唇紧闭落在颊边的早安吻,再到睡前安抚小孩似的晚安吻。


他已经得到得够多了,但那远远不够。那些吻像是John也会给其他什么人的一样。Sherlock告诫自己要循序渐进,但是John那要命的舔唇的毛病就是改不掉——这让他的意志力壁纸还薄了。

终于在圣诞那天,他们驱车回Holmes庄园。Sherlock收到一条短信【槲寄生】没有号码。


只可惜,Sherlock完全没反应过来(这部分信息一准又被他删除了)浪费了Holmes大家长的一片好心。

然后晚宴过后,Holmes夫人在壁炉边讲到了槲寄生(最开始是艺术史然后是文学史,扯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扯到了希腊神话又扯到了槲寄生)。这像是特地讲给Sherlock听的,他也十分心领神会的提出要带John出去散个步。


他一直在计算着走到门廊亲他的最佳时机,但上帝有意玩他一样——John在走到门廊时接了个电话,边笑着边套上大衣往外走。Sherlock死瞪着那门上无辜的槲寄生,委屈的看着已经走出去正在等着自己的John。

——没事,至少还有回程。


当他们心不在焉的走了十几分钟回到门口时,Sherlock蓄势待发——这一次一定会成功。他才上台阶,走在前面的John就匆忙而尴尬的往下退,扯着他的衣袖说,“Sherlock,我们从后门走吧。”WTF,他真想骂句粗。

Sherlock瞪了一眼虚掩的门——不用说,Mycroft和Lestrade一准在槲寄生下拥吻呢。他们可真会坏他的好事。


Sherlock气鼓鼓的从没挂槲寄生的后门回来。他的作战又一次失败了。这样他什么时候才能亲到John啊,下个圣诞么?

John脱掉大衣,手上弄着什么东西,“Sherlock,帮我个忙。”他递给他一样用金色的丝带扎着的东西,一束还带着雪花的槲寄生。Sherlock看着他,有点愣。John推了他一下,“挂上吧,刚刚散步时在一棵雪松上找到的——真幸运能找到这个。不然,门上没有它该多不像话啊。”


Sherlock接过它,郑重的挂在门上——该死的,John又在舔唇了。

等他挂好,还没来得及脱下的围巾就被人一拉,John的气息完全裹住了他。

“知道我要吻一个人时我会怎么做吗?”John在模仿他那种优雅又性感的贵族强调,“我不会玩那么多有的没的,更不用借助于一株柔弱的小草。我会第一个吻就从唇上亲下去,明白了吗?”

Sherlock.Holmes用一个深吻表示自己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

 

 

老好人的色欲

Sherlock.Holmes是个混蛋,性感的混蛋。


因为常年练习乐器养成的良好习惯,背脊总是挺得很直,线条流畅而俊秀。给人一种别样的力量感。看似苍白瘦弱的身板脱了还是很有看头的,连他这个看男人裸体看到麻木的军医都忍不住吹声口哨。

更不用说他从小养成的那些习惯啦,要命的贵族气息。一抬手的随意,一低头的优雅。虽说平日里不拘小节了些,但打扮起来还是十分迷人的。


只可惜,这迷人的混蛋虽说已经跳到了John的碗里去了,但是John就是迟迟不敢下嘴。

“你真的是我弟吗?”Harry在吧台里翻了个白眼,“你们可是一见面就同居了,正式恋爱也有三个月了,你现在和我说你没吃到嘴?"


“那是合租!合租!”John不满地喝了一口热可可,自嘲,“也许是我魅力不够了。但他对亲吻挺热衷的。”看他们亲吻的频率快成法国人了。

仿佛是为了反驳这句话,一个清秀的男孩走过来搭讪。Harry饶有兴趣地看着,“哦,我想不是这样。也许是处子的羞涩?对了,他还是个处吧?”

“Harry!”

“玩笑玩笑。那么现在有两个方案备选。方案A:给他下药。”

“我是想死还是不想活?”John皱起了眉,而且想想那些药的副作用,他得为Sherlock着想。

“那就方案B,”Harry诡异一笑,压低了声音,“诱惑他。”

John回到221B时仍在想,那一定是他人生中最不受理智控制的时刻,但当他打开大门,想着,那也许要加上“之一”

原本就不大的221B的起居室,现在满满的被摆了几排衣服,像个华丽的步入式更衣间似的。Sherlock在一个临时摆入的穿衣镜前试衣服,看到John,淡淡一句,“John,死胖子拿了大吉岭红茶来,你试试。”

“你这是... ...”John的cpu有点过载。Sherlock穿着一件剪裁得体的深紫色衬衫,好像下一刻就要露出两颗尖牙来了。

“这个?Mommy强制性执行的定期衣柜更新。”Sherlock像翻着Anderson的假发一样翻弄着那堆抵得上几台车的衣服,“这真是愚蠢至极。”

“啊......嗯......”他被眼前的Sherlock弄得心烦意乱的。更要命的是,Sherlock开始一脸淡然的解开衣服扣子,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John往后退了一步,咽了咽口水。

Sherlock把衬衫一丢,裸着上身朝John走去。John全身的关节都僵死了,脸上一阵阵的发烫。他拼命地往后退,Sherlock却不屈不挠的一再逼近。

不过是小小的起居室,几步就到头了,他的背抵在衣服架子上,像是一只被车头灯照到的小鹿,毫无反抗之力的,眼睁睁的看着Sherlock那具诱人的身躯逼近。

Sherlock的气息凑得很近,身上有淡淡的草木香混着轻微的一点化学药品的味道。他呼吸者情欲的味道。John看着他,他的气息好像是灼热的海,John在里面毫无还手之力,甘愿溺死。

John的脑中浮现着那些在梦里梦见的场景,狠狠地闭上了眼。

当他伸手过来,用沙哑又暧昧的声音说,“John......“的时候,他甚至屏住了呼吸。

那仿佛是一句魔咒一般,John的cpu正式熄火了。

但是Sherlock只是把手伸到了他身后的衣服架子上扯了套衣服下来,一边说着“John,你该去泡茶了。两颗糖,谢谢。”一边厌恶的往身上套衣服。

他说了什么?作为一个Casanova,John艰难地重启着自己的主机。他记得他的任务是诱惑Sherlock而不是被Sherlock诱惑啊!

前Casanova感到深深的挫败。



民那桑食用愉快~~

欢迎来勾搭哦

评论
热度 ( 14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