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华】老好人与讨厌鬼04

好的,又是我,十五分钟之内第二发。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撸多了

因为我的爱呀。其实是因为,要开个新的文,所以把存货全都清完。

再次求勾搭~

讨厌鬼的平凡

也许诚如John爱看的那些小说里说的,爱情会让人头脑发热的去做一些事。例如John因为一条短信穿越半个伦敦回到他身边。Irene.Adler敢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回国,为了给Harriet一个生日惊喜。哪怕是被称为“Ice  man”的Mycroft,到现在也干着一天来回飞6小时,只为了陪Lestrade吃一顿饭的傻事。

于是现在,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握住手机,看着爱琴海的海面发呆。

入夜的爱琴海完全变成了绛紫色。好像浓郁芬芳的葡萄酒。明朗的夜空中繁星万点,与沿阶而上的灯火交相辉映。

——真想带他来看啊,爱琴海的星光,就这么点意义了吧。

Sherlock的手指无意识的打开通讯录。John没有给他发短信打电话,他一直清楚Sherlock办案时不想受打扰。这真是个不合时宜的体贴。Sherlock有点愤愤,你不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才是打扰我。

他的手指划来划去,本来编辑好的一条短信【John,I   miss   you。                  SH】但想了想,还是删除了。

说不出来啊,这种话。

他可以为了案子把情话说得天花乱坠的,但真正到了所爱之人面前,却如鲠在喉什么都说不出来。

对于温柔的情话观察家是极力赞赏的,以为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揭示一个人的动机和行为了。但对于他个人本身,让他为了自己而去说情话,把自己当成观察机器很久的Sherlock来说,他排斥那些东西。似乎那些甜言蜜语是影响他运作的病毒,一律被他的防火请阻挡在外。

糟透了的情人,他想。

“这么不给医生打个电话?”一点点轻浮和悠闲的语气。顺道向露台上的美女吹了声口哨,惹得人咯咯娇笑。

“没有什么要说的。”Sherlock当从心底里鄙视这种法国浪荡子。

“又不是没一个电话都要有目的。”对方显然也鄙视转不过弯来的英国天才,“大侦探,你的情商拿到真有12岁吗?在法国,12岁的小伙子都懂牵姑娘的小手了。”

“啊哈,法国人!你就很懂爱么?”

“爱情啊是没有由来为没有目的的。它不被理性约束,变化莫测。也许对你们来说,爱很危险,没有用处,是伤己之剑。但真正爱过一次,你不会后悔的。不会后悔你的付出与不理智。因为你知道那一切都值得。”

值得么?就为了看自己的爱人笑一笑。值么?不值么?

他仰头去看漫天星火,John曾与他仰头看过同一片星空,那真是美到了极致。无论人或景。

他想他不会后悔的,起码那个笑容和那片星空很美。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好像是那人握着手机睡觉一样。

John很紧张的问了一句,“Sherlock,出什么事了?”前几次他给他打电话的情况让他留下了心理阴影了。

“John。”他轻轻地唤这个名字,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三次呼吸的停顿之后,他说,“John,I   miss   you。”

“Sherl... ...?”John掐了自己一把,不是梦。

“John,I   miss   you。”没有修辞藻饰,最简单的陈述里包含了所有的爱情。也许是天才的爱情太复杂,没有任何形容词可以修饰。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John走到窗边,打开窗子让凉风吹进来一点。

“我不知道,我的心告诉我我要和你说这个。”

“据可靠消息,某人不是没有心么?”

“那你拿着的是什么?”

John笑了,他听着他的声音,放柔了语调,“I   miss   you,too。”

然后Sherlock说,“开门。”

不会后悔。看着John惊喜的笑容与冲过来给他的拥抱,Sherlock收紧了手臂。这一切物超所值。

他的John值得全世界。



老好人的浪漫

那是新年的第一天,但221B里完全感受不到新年的气息。

 Sherlock气鼓鼓的躺在沙发上,只给医生看个屁股。

医生收拾好了他的行李,看着沙发上那个的愤怒的小卷毛叹了口气,“ Sherlock,你到底在气什么。我只是去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又不是去利比亚。”

“你不该在离出发还有半小时时才通知我。” Sherlock闷闷的指责,“你该提前告诉我你的安排。”

“事实上我说了,在你那个黄不拉唧的液体爆炸前的一分钟。”

“那你该再说一遍,人在受惊吓时会忘记东西。”

“我当时也受了惊吓,我忘了。”

 Sherlock不说话,静默了30秒后,他说,“我的意思是... ...我手上的案子不是很急。可以往后推一推。”

“ Sherlock,你没必要这样,只是两周。”John对于 Sherlock的黏人有些害羞而惊异,“我保证两周后回来。”

“那是两周!”

“那不久,你做做自己手里的案子就过去了。”John把写好的便签贴到家里的各处,明晃晃的亮眼,“冰箱里有做好的菜,如果你不想吃就打电话叫外卖,电话在头骨先生头上。牛奶要坚持喝,别用你实验用的那个微波炉。尼古丁贴片给你准备了足够的量,不过你得节制着用。Mrs.Hudeson会监督你吃饭... ..."

“得了John,要走就快走。我不是明天就去寄宿学校的小鬼,不需要你像个妈妈似的唠叨。”

“照顾好自己,别让我难过,做得到吗?”John亲了亲他的卷毛,真的象个母亲似的。

“John,我不是小孩,不需要冰淇淋奖励。”

John了然的点头,“明白了,冰淇淋奖励,草莓味的?”

于是这样,Sherlock不得不在全英国人民的提心吊胆下被独自留在了221B。一开始他的确是表现得要死不活的,但在他开始他的案子时,又好像把John丢到了九霄云外。快快乐乐的去打击犯罪分子了。这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分离了,这没什么奇怪的。

据他的数据库资料显示,恋爱石油PES(苯乙胺)所引发的,但这种分泌不能永久的持续下去,三年后这种系统错误会因生理机能而恢复。

但是为什么,这点在他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

Sherlock在一个办完案子的深夜回到空荡的221B时想。这真的是221B吗,黑暗笼罩了他,没有灯光,没有温暖,没有医生笨拙的打字声。他现在蹲在冰箱前,像一只主人不在的猫一样烦闷。

他不想吃保鲜盒里的饭菜喝冷掉的牛奶晚上睡觉时只能抱一件套头毛衣而不是它的主人!他真的需要他的医生,像是手机需要待机充电一样。

无论分开多少次,不能停止想念。一次比一次,更想你。每天睁开眼看你,每天拥抱与亲吻,都让我比昨天更快乐。

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Sherlock皱着眉,看着手上的戒指。

手机作响,来自瑞典的国际电话。Sherlock看了一眼时间,将近零点。答案了然于心,他接起了电话,“怎么了John,又没拿你的重要文件?看来在我们两个之中你才是那个丢三落四的,上次也是因为你的护照落下了才让我们改了航班遇上了该死的劫机。”

“How...Nerver   mind。Sherlock帮我找一个文件传真过来。”

“红色文件夹,弹片外伤对吗?” Mycroft 打开了灯,所有的文件和书乱糟糟的堆在地上,像个垃圾堆,“John你走之前派了猛犸象来洗劫了我们的书柜吗?”他伸手翻找着那个文件。

“找到了吗?”

“当然... ...”Sherlock突然定住了。当他拎起那个红色的写着弹片外伤的文件夹时,一个放大镜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它安静的躺在那本英国禽鸟史上面,被扎上红色的绸带,打了个愚蠢的蝴蝶结。

那个放大镜——古董,来自维多利亚时期,花纹精致,十分符合他的审美。镜片磨得很好,即使再用一个世纪,这东西肯定也和新的一样。他拿起来,手柄上刻着两个英文的花体字母【SH】

“生日快乐,Sherlock。”

他望向客厅里的钟,零点了,已经是一月六日了。

他的生日。

然后他听见有钥匙插入门锁,机械咬合的声音,门被轻轻推开。

脑内啡开始作用。这不对,他想,但没办法停。

17级阶梯缓缓奏出熟悉的乐章,Sherlock在等待着那一声温暖的呼唤。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