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r】TET The Sun[千年老精爱情故事]

诶多,有人说,热门CP是堵墙,用力踹一脚,跳一跳就过去了。但冷CP是口井,进去就出不来了。

在各位小伙伴的帮助下,我终于适应了井的生活。现在我要努力产出啦啦啦。

壮哉我大领主!

The sun


在幽暗密林(也许现在得叫大绿林了)有一颗树,林子里有树很正常,可并不是每一个林子里都有一棵一夜之间长出的,发着金光的树。它高大而枝繁叶茂,像是森林的守护神。

每一个密林的精灵都不会忘记那个傍晚,虽说处于密林之中很难分辨昼夜。但明明是太阳西沉的时候,密林却如同日出拂晓。一层温柔的金光镀上叶顶,很快就刺穿了树叶的阻挡,映在林间的草地上。光芒行经的地方,沉郁厚重的墨绿被驱赶开来,重新绽开了新鲜的翠绿。

当精灵们被裹夹着露水的清风呼唤出来的时候,百鸟重新披上了鲜艳的翎羽,飞向那颗散发着柔和光晕的树。

他们纷纷感叹,这是维拉的神迹。

毋庸置疑的,密林的精灵们爱这棵树。但远有人比他们更爱,那就是他们尊敬的王。

瑟兰迪尔王爱这棵树,像是龙爱财宝一样。他自己化身为恶龙,让矮人为他修建了一所小小的行宫,紧挨着那棵树,除了日常的政务,他无时无刻不呆在那里。

瑟兰迪尔王爱它,胜于爱他的宝石。自从有了树,他就对宝石和白银们兴致缺缺,不屑一顾。他不允许别人动树的一枝一叶。可以吃遍整个密林叶子的大角鹿,只是无意间吃了它几片叶子,从此再无缘陪王来到树的身边。也无怪每五十年一次的花期到来时,花开满枝头,但得到的人却只有几个。瑟兰迪尔王不许别人摘花,自己也不舍得摘,他只是看他们开放又落下,发上整天的呆。

每五十年一次的花开时节,密林的精灵们都会庆祝。各方的精灵矮人人类也会来一睹维拉的神迹。渐渐地,这成了密林的太阳节。

就这样,花开花落,花落花开。过去了一千年。又是一个太阳节。

白袍甘道夫看着这中州大地上重放光芒的翡翠,抽着烟斗,想着他们在庆祝的时候,他们的王是怎样的心如刀绞。他叹了口气,慢悠悠的给身边好奇的朋友讲起了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两位国王,他们曾是生死相依的好朋友,可也很久没有来往,但有一天,一场婚礼将他们相连——

 

“这都怪你,埃尔隆德。”瑟兰迪尔阴沉着一张脸说出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

被点名的领主没有说话,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精灵矮人与人类。

这里正在操办这一场婚礼,看这架势,规模不小于几个月前在圣白城举行的那一场。但主角依旧是人皇和精灵王子。毫无疑问,他们的名字会像露西恩和贝伦一样被人们传颂歌唱。

“为什么他们还要回瑞文戴尔再办一次婚礼?”瑟兰迪尔一脸厌恶的看着,手上摆弄着他的宝石戒指。埃尔隆德认识他千年了,他一口不对心就喜欢这样干。

“或许是因为伟大的瑟兰迪尔王没有出席圣白城婚礼又不允许人皇进入密林?”埃尔隆得的声音依然平淡温和。

“埃尔隆得,当初你是怎样才看开的呢,阿尔温那件事。”瑟兰迪尔转身开了一瓶酒,低声询问中州的第一智者。

“我也不知道。”

瑟兰迪尔不满的挑了挑眉,“中州智者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吗?”

“也许是一盆花告诉我的。”埃尔隆得拨弄着窗边的一盆兰花,“它呆在我的窗边很久了,有一天它不再开花,甚至渐渐地开始枯萎了。林迪尔收拾房间时顺手把它拔了随手埋到了花园里,然后它居然又活了过来。我突然明白过来,如果你喜欢花,你会把它摘下来,如果你爱花,你会让它在更广阔的天地里选择自己的生活。您爱花吗,瑟兰迪尔王?”

“Ada!”随着几声轻快的脚步,密林的绿叶冲了进来。看见埃尔隆得马上行了个礼,“埃尔隆得大师,不我知道您也在。”

埃尔隆得看着密林父子两,体贴的说,“我得去看看婚礼的进度了,先失陪。”

瑟兰迪尔皱着好看的眉,盯着他远去的背影好一会。直到莱戈拉斯开始和他说起夏尔的酒。他看着小叶子闪耀的金发,仿佛不久之前的黯淡与了无生机从不存在。

他还记得一年之前的事,当莱戈拉斯带着阿拉贡回来,说要为他放弃永生的时候,他气得想要一剑杀了人皇。他可从来不是埃尔隆得那样好脾气的人,他也忍受不了看着自己的唯一的儿子死去。

在暴怒之下的瑟兰迪尔王比一条恶龙恐怖,他差一点就成功的杀掉了阿拉贡。如果不是莱戈拉斯倒在地上,金色的长发迅速变暗的话。

瑟兰迪尔丢了手中的剑,大声呼喊着医生。而阿拉贡满身是血的抱着莱戈拉斯。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下了怎样的蠢事,他心爱的儿子可能要因他而去。那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撕裂感更甚于他当年失去宁芙瑞尔。

医生们一个一个来到床边,围拢着,又摇着头散去。

瑟兰迪尔坐在床边听着莱戈拉斯越发微弱的呼吸,忘记了所有,忘记了呼吸。

直到一个温热的手掌搭到他的肩上,他才抬头,看见埃尔隆得的脸,令人安定的脸。

他挣扎着开口,喉咙里像堵了一把沙子。他紧紧抓着埃尔隆得的手,近乎是崩溃的说着,“求你... ...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求你。”

埃尔隆得把他扶了出去,后来他做了什么他全都不记得了。他只记得狼狈的,满身是血的人皇冲出来叫道,“他醒了!他醒了!”以及埃尔隆得为他拭泪的手,温热的,温柔的手。

“Ada!Ada!”莱戈拉斯唤回了走神的瑟兰迪尔的注意力,“你在想什么呢?”

“没有什么,只是一些小事。”瑟兰迪尔喝干了杯中的酒,看着窗台上的兰花,又低不可闻的声音呢喃,“我当然爱花啊,傻瓜。”

 

这个tag有意见请联系我。但正文是无差哦,有明显攻受会预警的。

食用愉快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