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R】TET The sun[千年老精的爱情故事]02

是的,又是我。看到那么多人在看我真是感动得热泪盈眶,怎么办哭出来好丢脸的。谢谢一直在看文的盆友。

因为昨天发文十分的仓促,很多没有说明。就说一下吧。

这里私心是每一个精灵都可以为爱放弃永生,然后开头那棵树就是劳德

⁽⁽ ◟(눈_눈)◞ ⁾⁾是的,劳德又死了。但是不是真的!结局是HE的,正文是放糖的!要相信我写不出虐文啊。

然后给大王死去的妻子取的名字叫宁芙瑞尔,没办法,魔戒护戒队除了金砺全都是妈不知。

再再然后,有人给我科普下大王老婆和爹都是怎么死的吗?没撸过原著不知道啊。



好了,上正文!

02

阿尔温在婚礼上也送上了祝福,她是林谷的暮星,像她父亲一样温柔睿智。她说,“不必为我感到道歉,我还有千年的时间来寻找来等候,可是你,阿拉贡,你的人生如此的短,在这一生中你错过了就不会再有第二次。而且,我已经见识过了露西恩与贝伦的爱情,我想下一次我不会再找错了。”

阿拉贡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像感激都是对她的亵渎。

阿尔温还是搁置了西渡,她有一种预见,她所爱之人一定还在这中州大地之上。有预见能力的埃尔隆德没有说什么,只是说,“维拉保佑,你一定会找到的。”

“那您呢?您找到了吗?我知道那不是NANA,否则她不会抛下你独自西渡。”阿尔温看着父亲温柔的脸,终于忍不住问道。

饮宴的歌声已经响了起来,埃尔隆德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着,“我们现在该去唱歌了。”

瑟兰迪尔倚在高高的露台上,在那一条清澈的小溪流的两旁,已经错落的聚集了许多精灵。他们一簇簇的开始唱歌。为新人献上祝福。密林的精灵擅长歌唱,但诺多精灵们也毫不逊色。两种不同的曲调风格交织着回荡着,传达着喜悦与惬意。

瑟兰迪尔听着下面或独或和的歌声,一边把玩着人皇送的宝石,一边喝酒。而眼神在一众精灵中搜索着一个黑发的诺多的身影。

“瑟兰迪尔王,饮宴还开心吗?”埃尔隆德缓缓走向露台,“希望林谷的酒还让您满意。”

“也就那样吧。我给你带了几桶好酒,这个才叫真正的佳酿。”他直起身子,回头看了眼埃尔隆德,给他倒了一杯酒。

下面传来阵阵的欢呼声,莱戈拉斯清峻的声音响了起来。本来就优雅的嗓音,现在因为欢愉和饱含爱意更为动人,让整个溪谷为之震动。

瑟兰迪尔看着莱戈拉斯,他很久没听见小叶子那么快乐的唱歌了,也许他真的做了一件对事。那个人皇嘛......也没那么讨厌。

埃尔隆德抿了一口酒,说道,“莱戈拉斯殿下的声音很好听。”

“他的母亲也擅长歌唱,那是我听过最好的歌声。”瑟兰迪尔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目光仍然停留在莱戈拉斯身上。而埃尔隆德没有接话。

其实他说谎了,瑟兰迪尔不会承认他听过最美的歌声来自一个黑发的诺多精灵,他也不会承认,那个精灵就是现在林谷的领主。

他是在战场上听到他的歌声的。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相遇的场景实在不合适常常回忆。他在山谷里遭到了哥布林与奥克斯的夹击。面对地方汹涌的军队,瑟兰迪尔显得如此的弱小。

后人回忆这场战斗,都对他赞不绝口。他们的王,是这样的骁勇善战。他身披银甲,带领着密林的勇士们冲入奥克斯的敌阵里,像是一把出鞘的长剑。所到之处所向披靡。他挥舞着长剑,十步一杀,竟逼得对方不敢上前。这是一场痛痛快快的战役,以少胜多的典范。

但是只有瑟兰迪尔才知道,那一晚的他还是失败了。

他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兵力,他的手足,他的部下,那些奋勇保护过他的人,不少死在了敌人的剑下。他看着后续的援军收拾着他们的尸体,有一些,已经辨别不清面目。也许他在强一些,也许他再聪明一些,选择另一条路走,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死去?这不是他第一次参与作战,但却是第一次失去那么多手足。他现在才知道自己背负的东西有多重,他将来时一个王,要统领千千万万的子民。他走错一步,无数人就要陪葬。悲伤与自责涌上心头。

“父亲... ...”他长长地叹气不知路在何方。

然后在幽暗的林间忽然传来了歌声,瑟兰迪尔下意识的按住腰间的剑,但下一秒,他想起半兽人可不会唱歌,而且那歌声很美,像是山谷间的清风,浩瀚的星辰与月光下的大海。低沉又温柔的男声,在唱着一首悲伤的挽歌。表达着对逝者的追思与惋惜,也传达着对生者的鼓励与支持。

那是个出色的歌者,也是个出色的战士,他藏在林间,没人发现他的踪迹。美妙的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曼妙得像月光。

瑟兰迪尔耐心的听着,等到一曲落下,他才问,“你是谁?”

然后他看见一个人从旁边的树丛的阴影中走出来,那是一个精灵,穿着赤金的铠甲,佩着宝剑,上面还沾着半兽人的血。但他的脸温柔又儒雅,与他这身装扮格格不入又浑然天成。毫无疑问,刚才那美妙的歌声出自于他。

瑟兰迪尔又沉声问了一遍,“你是谁?”

于是他安静的垂下了眼,手按在剑柄上,向他行了一个礼,“我是埃尔隆德,埃兰迪尔之子,至高王吉尔加拉得的传令官,瑟兰迪尔殿下。”

瑟兰迪尔什么也没说,只叫他走了。他今晚可真没什么心情去对付联盟的人,即使那个人刚刚给他送来了一点安慰。但他还是密林的王子,他骄傲,他不需要一个诺多的安慰。

埃尔隆德真的走了,留下瑟兰迪尔一个人看着四周的黑暗,只有风吹林业的沙沙声回荡,连虫唱也是没有的。瑟兰迪尔有点想念那个歌声。

当他这么想时,那歌声又传了过来,那么温柔,那么轻,像是从远方传来的,缥缈得像梦境。卷在风里,好想就要被吹跑了 。

那是一首摇篮曲,这一次瑟兰迪尔放任自己被拖入一个梦境。他知道会有人守着他,哪怕他们只有一面之缘,但谁知到呢,这是一种感觉。


瑟兰迪尔久久的失神,换回他神智的是从那遥远的过去飘来的声音。埃尔隆德不知什么时候走了下去,他站在精灵中,缓缓的唱了起来。

在他开口的那一刻,树叶也跟着沙沙的唱和、所有精灵都安静下来,静静听着那美妙的吟唱。颇有一种凤凰一鸣,百鸟具寂的架势。

埃尔隆德唱着熟悉的露西恩与贝伦之歌,那熟悉的曲调被他演绎出了新的味道来。瑟兰迪尔看着他,他的目光却放向远方。埃尔隆德在看着谁呢?也许是在思念海的那边的凯勒布里安夫人?

瑟兰迪尔给自己灌了一口酒,觉得自己有些醉了。

歌声落下,埃尔隆德举杯向新人致意,也含笑向露台上的瑟兰迪尔致意。久久才有剧烈的欢呼与掌声响起。

直到埃尔隆德回到露台,下面才有歌声响起。值得一提的是,再没有人独唱了。瑟兰迪尔晕晕乎乎的想着,自己可能真的是醉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醉了酒,醉了歌声,又或是......醉了眼前人?

他不知道。

饮宴的歌声终于是渐渐散去了。林谷又趋向于平静,只有流水伴着林涛的声音再响。

瑟兰迪尔睡着了,他丝缎一样的金色长发铺开在躺椅上。好看的眉轻轻地蹙着。呼吸绵长又像要随时醒来的样子。他一向是个浅眠的人,不该有的一声鸟鸣都可以把他惊醒。

夜风卷走了香甜的酒气,那现在空气中浮动的,是花香,还是那人的香气?

埃尔隆德不知道。

埃尔隆德轻轻哼起歌来,一首没有填词的摇篮曲。不知梦中的他是否听见,但是眉头倒也是轻轻舒展了。

在他的记忆中的瑟兰迪尔也是这个样子,他在战场上面不改色,即使面对的是汹涌的敌军,踏着的是尸山血海,他也不从惧过。高贵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刻在他骨子里的标签。

但只有很少的人,看见他脆弱的脸。

瑟兰迪尔也许只有在面对他唯一的儿子时,才会露出泪眼迷蒙的心痛。他爱他的儿子,埃尔隆德不怀疑若莱戈拉斯心碎,瑟兰迪尔也必将随之而去。也许是因为,他是宁芙瑞尔夫人的血脉,而他决意不在失去?

埃尔隆德停下了歌唱,久久的注视着沉眠的精灵。夜风吹来,一朵艳红的花落在他的发间。艳丽得像是维拉的一个吻。

埃尔隆德伸手想摘,但是凉风无情,只是那一瞬间,就把那花从他发间卷落,飘入无尽的黑暗中去了。

瑟兰迪尔也想感受到了阵阵凉意,稍稍的缩瑟了一下。

埃尔隆德最终还是收回了手。发出了一声一声叹息,在夜风中,更像一声呜咽。

TBC

下一章开始老精们才真正开始谈恋爱

不然怎么叫慢热呢┑( ̄Д  ̄)┍

评论 ( 23 )
热度 ( 49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