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记一个梗——千年老精说情话

再次占个tag记梗
千年老精说情话系列
设定都是在老精们已经甜蜜的搞上之后,没办法老精谈恋爱磨叽死个人_(:з」∠)_

“如果你要西渡,我会为你造一艘船。”一个寻常的晚上瑟兰迪尔拥着昏昏欲睡的埃尔隆德,突然间这么说了。
埃尔隆德把玩着瑟兰迪尔金色的长发的手停了下来。 过了很久,他才低声问到,“你画好图纸了吗?”
“是的,我画好了。”瑟兰迪尔的声音不流畅的一滞,“我总是有准备的,埃尔。”他的头闷在埃尔隆德的颈间,声音闷闷的。
埃尔隆德推开他,起身披了一件衣服,说道,“那就拿给我看看。”
瑟兰迪尔看他已点亮了灯,身上随意的披着自己的长袍,什么也没说,默默的走到书桌前取出来一个卷轴打开。里面放着好几张图纸,事无巨细的勾画了一艘船应有的一切。显然画他的人用了很长的时间去考量,去思索,去设计。
埃尔隆德的手划过那些漂亮简明的墨字,他让瑟兰迪尔坐下,问他,“这艘船很大吗?”
他的声音像一个好学生在询问老师,瑟兰迪尔找不到不回答的理由。他只能回答,“是的,他很大,可以装下你所有的书。”
“它开得平稳吗?” “
非常非常的稳,像是一条鲸鱼一样稳。”
“它结实吗?”
“他有秘银制成的帆,密林巨橡木做成的船身。海上任何的风暴都无法将它击沉。”
“如果我迷路了呢?
” “我把星芒宝石放在了船上,它总会照耀你行进的方向。” 瑟兰迪尔越答越艰难,悲伤涌上他的喉头,但他的骄傲让他忍住不去祈求埃尔隆德不要再这样折磨他。他不能在回答一个问题了。
埃尔隆德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拿着图纸又一次细细端详,好像真的颇感兴趣。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在上面吗?瑟兰?”火光跳动在他灰色的眼中,照着他坚毅的脸庞。
瑟兰迪尔垂下了眼,浓密的睫毛不安的颤抖,然后他又摆出了他骄傲而坚硬的神色,是一个王的样子,“我不会。”
然后他看见埃尔隆德把图纸放进了灯里。这纸张并不防火,很快就燃烧了起来,他拎这那张图纸,像是手下翻着飞舞的蝴蝶。他一张接一张的烧着,脸色如同生铁一般坚硬。
瑟兰迪尔静静的看着他,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屋里只剩下灰烬。
“你可以为我画上精妙的图纸,造上一艘远行的航船。我相信它一定会把我带到维林诺。你的自由,我不拦你。”埃尔隆德的声音很慢很沉,他是生气了,“但同样的,你也无法阻止我把图纸烧掉,把船凿沉然后回来找你。”
瑟兰迪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而埃尔隆德继续说,“我一点也不在乎那船是怎样的,不管它是怎样的精致结实,没有你,那不过是一堆无用之物。”
“你知道我不可能走的。” “
你也不能强迫我走!瑟兰迪尔,你可以花上几年去画图纸,几十年来造那艘灰船,你为什么不能花个几秒钟来让我留下?”埃尔隆德生平几次少有的发火似乎都是献给了眼前这个精。
瑟兰迪尔只是看着他,生着气的埃尔隆德估计也没有发现他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然后两个王就这么对峙着,谁也不和谁说话。
很久很久以后,瑟兰迪尔才说,“你知道,烧了图纸也是没用的,我还记得呢。”
他抬头,眼中露出了顽皮的光,压低了声线,近乎是暧昧的低喃,“也许你可以做些什么,让我忘记这件事,埃尔隆德领主。”
“是的,瑟兰 ,我可以,我总是有准备的。”埃尔隆德这么说着,边走边解开了宽松的袍子,长袍落下,像是蝴蝶的翅膀合拢。
“求你,留下来。”
“你大可以命令我的,我的王。”埃尔隆德笑着这么说。

HE结局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作者就是这样简单粗暴눈_눈




BE结局
埃尔隆德在瑟兰迪尔为他造的这艘船上想起这件事来,维林诺的涛声已近了。
这次他食言了。
他到岸了。




呵,如果你还有勇气继续往下

发发发糖来了*^o^*

BE转HE结局
埃尔隆德上岸了,脚下是熟悉的中州土地。
在一片漆黑中,有啼声有远及近,一头鹿的灰影踏着晨光而来。鹿上坐着那个精,皇冠上沾着一点点的霜。
他说,“你回来晚了。”
“是,为我的食言道歉。但我从维林诺带回来很多好酒。”
“我造的船稳吗?”
“像一头句鲸在海里航行。”
“我造的船结实吗?”
“足够把我送过去又送回来。”
“你迷路了吗?”
“完全没用,你最爱的星芒照耀着我。”
“那么,我猜,这一点好酒不足以平息我的怒气和付出。”
“也许我可以做些什么,陛下。”
“是的,你可以,你总是有准备的。”

然后他们又干了个爽눈_눈

LO主今天就是这样调皮ヽ( ̄д ̄;)ノ 各位食用愉快啦啦啦 我领主酥酥酥酥

评论 ( 23 )
热度 ( 67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