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R】TET The Sun[千年老精的恋爱故事]03

是的,已经到03了,因为是学生党,所以争取在假期结束之前更到老精们亲上小嘴,-(¬▽¬)σ-(¬▽¬)σ 我也不想的,可我写得实在是慢热啊,都过了一半了他两还没进入正题,我也是醉了。

顺便说,大家对于千年老精说情话挺感兴趣的,LO主在考虑要不要做成系列呢´_>`

不过千年老精系列可能全是TE´_>`

好了,上正文(ง •̀_•́)ง

03

林谷第一秘书这十年来一直十分烦恼,因为近3000年没有拜访的密林王在那次世纪婚礼之后,一年过来两三回闹一闹,没时间也要写信来闹。大有一种你儿子娶了我儿子,你得负责的架势。来也可以嘛,大家抓紧时间讨论一下林谷和密林的贸易关税啊,密林王老问着冈多的事这算什么事啊。这都十年了,你个老精就不能写封信去问一问吗?

林迪尔很头疼。

这不,几天之前,密林的信使又来了,说是瑟兰迪尔王要来,折腾死精了。

早上的时候,瑟兰迪尔就骑着他的大角鹿现身了。

他的美貌在中州有口共传,瑞文戴尔的精灵们盯着他的脸多看一会都脸红。

可林迪尔没心情欣赏他的美,只觉得烦。

更烦的是,他们的领主是个好脾气,连白吃白喝的甘道夫都忍得了,何况瑟兰迪尔还貌美如花。

所以他也不好意思摆张臭脸,只能任劳任怨把精往里头领。

然后又是饮宴,谈天。

瑟兰迪尔再次有技术的有目的性的把话题往一个熟悉的方向上面领。林迪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可这次他们的领主没有纵容的让话题往那个方向上走。埃尔隆德把酒杯一放,稍稍拧了下眉,说,“既然那么在意,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呢?”

林迪尔突然间来了精神, 维拉啊,领主终于也受不了这只精灵了吗?想到以后都不用再招待瑟兰迪尔了 林秘书一脸神清气爽的激动 表明还要维持云淡风轻。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去看呢?”瑟兰迪尔挑了挑眉,问道。

“因为你已经决定了要去了。”埃尔隆德轻抿一口酒,“你只是想要我说出来,我不是如你所愿了吗?”

瑟兰迪尔当时脸色就变了,哼了一声提前离席。林迪尔暗叫一声好,觉得自己再翻十本账本都有劲了。

当天晚上瑟兰迪尔就走了,然后隔天加里安带着一封信过来,上面印着埃尔隆德的私章。他拆开来看,领主在上面轻飘飘的写着,他收到了冈多的邀请,去参加庆典了。

“领主什么时候走的?”林迪尔飞了个眼刀过去。

“哦,昨晚和王一起出发的,走得还挺急。”加里安不明白为什么林迪尔像被人抽了一耳光一样。

林迪尔,林谷第一秘书,男精,3400多岁,未婚,今天也同样很心塞。



瑟兰迪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做出了这个决定。不是指接受邀请去冈多看一看,而是他来找埃尔隆德。他想要埃尔隆德陪他一起去。

他说服自己,是为了在见到阿拉贡的时候防止自己发火。为了见到莱格拉斯是防止自己失态。

但他自己知道,这不是真的。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埃尔隆德居然知道他的目的,并且说了出来。

他在启程的时候去找埃尔隆德,对方一如既往的在他的书房里。瑟兰迪尔驾轻就熟的走进去,说道,“我会去冈多的。”

“这不是你一早就决定的事情吗?”埃尔隆德边说边往书架里又填进一本书。

瑟兰迪尔看着书桌上的那张请柬,忽然有什么了熟于心。于是他笑了笑,“可是我现在可能会改变主意。”

“为什么?”埃尔隆德回头问他。

瑟兰迪尔随意的说,“也许是因为我还缺一个向导?”他走到桌边,像是才刚看见上面的请柬,“您也要去冈多吗?”

“我对冈多十年间的变化还是很有兴趣的。”模棱两可的答案,似乎带一点点试探的意味。

忽然之间,瑟兰迪尔也明白了埃尔隆德的目的。

一时间他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话,等了片刻以后,埃尔隆德才说,“也许我们可以做个伴,瑟兰迪尔王,听说你还缺个向导?”

“乐意之至。”

瑟兰迪尔想,也许他就是想要做个伴。


于是就是这样,当夜瑟兰迪尔就带着密林卫队和轻装简行的埃尔隆德上了路。他还对于埃尔隆德那么干脆的说走就走有些惊讶,但被埃尔隆德一句,“林迪尔会处理好的”堵了回去。好像他早就计划好了这场临时起意的旅行。以成熟稳重出名的林谷领主也会有这样任性的一面吗?

瑟兰迪尔忽然想这样的一个问题,埃尔隆德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再这样冷静自制的皮囊之下,真的有什么想要的吗?

打断他思绪的,是埃尔隆德沉静的声音,“您在想什么呢,瑟兰迪尔王?”

他猛地回过神来,堪堪咬住嗓子里将要往外滚的“你。”于是他咳了一声,“没有什么,一些小事罢了。天晚了,就休息一会吧。”

身边的侍从立即策马向前传令。

埃尔隆德似乎没有把他的失态放在心上,闲闲的促马向露营地走去。瑟兰迪尔不知为何就烦躁起来。


那天晚上瑟兰迪尔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和埃尔隆德在一个湖边,四周是环合的绿树。那是靠近伊瑞詹的地方了。

“那么晚了还不休息吗,瑟兰迪尔殿下?”埃尔隆德连盔甲都没有卸去,低声问着坐在湖边的一截枯木上的瑟兰迪尔。

“您不也是吗,传令官阁下。”瑟兰迪尔回头看他,勾起一个清浅的笑,“昨天的战斗,感谢你的驰援。”

“我份内的事。”他回答,然后拿出什么东西递了过来,“您的短剑,我帮您修好了。”

瑟兰迪尔微微惊讶的接过,“我还以为早就毁掉了。”他边说边拔剑,细细看着剑身,丝毫没有被修补的痕迹,“还有什么是你修不好的呢,埃尔隆德?”

只是语气平常的一句恭维话,却让埃尔隆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让他有些不自在起来。

一阵沉默之后,埃尔隆德说,“有的,这世界上有些东西是永远修不好的。”

然后他问,“战争结束之后,您会和宁芙瑞尔公主结婚吗?”

瑟兰迪尔很好奇一向寡言的埃尔隆德怎么问起了这个,但他还是回答了,“是的,战争结束之后 等事情不那么多了。我会的。”他顿了顿,出于礼貌,他也问道,“那么你呢?传令官阁下,战后你想干什么?”

这个简单的问题好像把埃尔隆德难住了,他想了一会才回答。

记忆却在这一刻模糊不清起来。埃尔隆德的脸被模糊在一团光里,嘴唇一张一合,可瑟兰迪尔什么也听不见。

然后瑟兰迪尔醒来了。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他已经快接近那个答案了,偏偏在这个当口。

瑟兰迪尔索性走出了营帐,反正再睡也梦不出什么东西,不如让风吹一吹。

一夜刚刚过半,夜月不大明朗的遮掩在云层下。除却守夜的火,只有微弱的月光伴着虫唱。

瑟兰迪尔没有目的的走着,突然就看见了浓密的树丛掩映下的一小谭清澈的水,浮动着细碎的光。瑟兰迪尔掬起一捧水来洗了个脸。沁凉的山泉在夜风的吹拂下稍稍消减了他心头的烦躁。于是,瑟兰迪尔解开了衣服 踏进泉水之中。水刚好没到他的腰间,瑟兰迪尔放松的把自己整个人浸到冷水里。

他不喜欢那个完美的埃尔隆德,冷静的,自制的,看似无欲无求的埃尔隆德。他把自己最渴望的东西紧紧守在心中,不让任何人看见。

瑟兰迪尔想,他曾经是接近过的。在最终联盟的时候,他们也这样彼此试探,彼此展开一点心扉。那时的埃尔隆德,比这时要没那么多防备。但是随着战争的结束,他们各奔东西,彼此也就这么走远了。似乎只是一条船上的旅伴,达岸各自去,不问姓与名。

而现在他又有了一个不知从何而起的冲动,他想看,想再次见到那个散落在他记忆深处的真正的埃尔隆德。

他把自己的头埋在水里仍冷却不了这个念头半分。

他想撕下埃尔隆德冷静的皮,逼他说出自己的感情,让他知道,他的欲望和常人一样燃烧着。

他想要。

瑟兰迪尔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猛地把头从水中拔起来,重重的喘着气。

他把湿漉漉的金发往脑后拨去,拭去脸上正往下滴的水。然后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岸边的埃尔隆德。

有什么比你刚刚在想的人就站在面前更让你心惊胆战?瑟兰迪尔半个身子还在潭水里,但他已经忘记了下一步的动作。埃尔隆德也这样呆呆的看着他。好像给人一爪子拍蒙了。

他们俩就这样互相看着,完全不在乎其中一个还身无寸缕。

这时候连月光都来添乱,从云层中探出了脸庞。

瑟兰迪尔觉得他必须做点什么,于是他在水中迈了一步,以伊露维塔的名义起誓,他只是想穿上衣服。但埃尔隆德像看见了半兽人——不,他即使看见了也会面不改色的。面对千军万马也不退却的埃尔隆德,在他迈步的同时,猛地退了一步,踩断了地上的枯枝,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瑟兰迪尔几乎要笑出声来了。


TBC


这章我到底在写什么鬼啊(╯‵□′)╯︵┻━┻

大家不要嫌弃的看下吧,完全没有亮点的一章过度现在看看真是全程OOC啊。我我我下一章写他们约会会把人物跑偏的再跑回来的,这一章实在不知道怎么改了。_(:з」∠)_

大家多多包容嘛_(:з」∠)_

顺便要不要出千年老精系列,大家给点意见。

谢谢各位,晚安。


评论 ( 15 )
热度 ( 45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