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梗——千年老精说情话

哈哈,这是一个特别糟糕的脑洞,而且特别大,LO主不得不分了上下来写。又是全程OOC大家将就看吧,请大家不要打我_(:з」∠)_


夜访

设定在老精刚开始搞上不太久,还没想好怎么出柜的时候。


瑟兰迪尔奔驰在迷雾山脉上,似乎永不消散的雾气对他来说好像根本没有障碍。他对这山上的每一条道路都十分熟悉。他是一个优秀的骑手,也是个大胆的冒险家,敢于在夜间穿过迷雾山脉。

——瑟兰迪尔不是不想等白天,他不做无谓的冒险。但是,他想快一点再快一点,不要等到夜月高悬。让他还能有半夜的时间。

等到瑟兰迪尔看到瑞文戴尔熟悉的建筑时,一轮新月正高悬。整个瑞文戴尔已经进入了安眠,没有任何一点点火光的闪烁。与他之前的几次拜访没什么差别。

瑟兰迪尔从鹿背上跳下来,压低声音让它随便找个不被人发现的地方啃叶子。然后他自己轻轻悄悄的,踏上了一条熟悉的小路。那也许不叫路,它在曲折的林木的遮挡下,茂盛的草叶的掩映中,鲜有人踏过的痕迹。可瑟兰迪尔不会走错,这条小路通向埃尔隆德的房间的露台。

可这一次,这条路有一些不同。瑟兰迪尔看着树上挂着的灯。只能勉强的照亮下面的一片路,可对于眼力超群的他已经足够了。谁会在这根本不算路的路上挂一盏灯呢?瑟兰迪尔几乎不用想。

如果说,路上的灯是看似无意实是有心,在露台上的那一盏就十分意味明显了。

瑟兰迪尔身手矫健的翻了上去,轻得像是一片被风吹落的叶子。守卫的火光在黑暗的林间明明灭灭,像是萤火虫在浮动。

然后窗开了。

“瑟兰迪尔王,那么晚还来拜访吗?”埃尔隆德含笑看着站在窗外的瑟兰迪尔,“可惜我这里没什么值得招待您的。”

瑟兰迪尔从容的走进来,顺手把窗关好,拉上了厚厚的帘子。“埃尔隆德领主也大可不必心急,我可是客随主便。你可以把鞋穿好再出来。”

埃尔隆德这才发现自己还光着脚,这倒是成年之后的第一次。

“没办法,我得赶在守卫发现你之前把你放进来。”

“我对自己的潜入技巧还是有信心的。”瑟兰迪尔附在埃尔隆德耳边这样说着,声音像是低沉丝滑的琴音。他的身上那么凉,带着浓雾的寒气和夜露的新鲜。可他却把埃尔隆德点燃了,烧得埃尔隆德浑身发烫。瑟兰迪尔带着一点戏谑的高傲继续说着,“不然,怎么当埃尔隆德领主的夜间情人呢?”

埃尔隆德终于忍不住把他推在窗台边吻了上去。

这并不是一个温柔的吻,更具有侵略性与占有欲。埃尔隆德吻着他,叩开他的齿关,品尝他唇上森林的芳香。瑟兰迪尔只是搂住他的腰,让他在黑暗中像野兽一样亲吻自己。感受他半闭的眼睫的轻轻颤动。

也不知亲了有多久,埃尔隆德放开了

他的唇。但还是靠在他的身上,微微的喘着气,“怎么今天晚上自己送上来?瑟兰,这可不像你。”

“你给我留了灯。”瑟兰迪尔手指轻轻蹭过埃尔隆德的唇,从帘子缝隙中漏进来的一些月光照亮了埃尔隆德的唇,因为刚才激烈的亲吻,越发红艳而诱人。像夜露中的玫瑰。

“所以,这个是谢礼吗?”

“只是个开胃的小菜。”说着瑟兰迪尔就搂着他的腰,双腿微微使力眨眼之间就把两人位置互换了,死死的把埃尔隆德抵在窗台上,开始撕扯他的衣服,啃咬他漂亮白皙的脖子 ,含糊不清的抱怨,“你的睡袍都这样的难脱。”

“诶,别扯。”埃尔隆德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但还是没阻止瑟兰迪尔直接撕开了他的衣服,亲吻他有着结实肌肉的胸膛。埃尔隆德稍稍抬手让瑟兰迪尔把衣服往他身下剥,在他的逗弄下轻轻喘着气,说,“明天我怎么……哈阿……和林迪尔说……啊……”埃尔隆德咬住喉间的呻吟微微扬起头来,漂亮的脖颈展开在瑟兰迪尔的眼前。

“就说是狼撕坏的。”瑟兰迪尔凶狠的一口咬了上去,吸吮着皮肤下的血管。

“那是一头有着……金色的长发……呼……蓝色的眼睛的……狼吗?”埃尔隆德伸手轻轻抓住瑟兰迪尔的长发,丝一样的触感萦绕在指尖。

瑟兰迪尔半边脸浸在朦胧的月色里,两只眼睛里燃烧着幽蓝的冷火。还真的像一头狼。他的手还是凉的,常年握刀和弓的手上有一层薄薄的茧。沿着埃尔隆德流畅结实的腰线一下一下的抚摸着,然后流上他的胸膛近乎情色的划过他的肋骨。让埃尔隆德颤抖着发烫。当瑟兰迪尔的手指猝不及防的按上他的乳尖时,埃尔隆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来,在寂静的夜色里更外的清晰。

埃尔隆德这才清醒了一点,他们可不能在这里就滚成一团,他可知道瑟兰迪尔会把他逼到什么程度。在那之前他们还是进到他的房间里,关上那扇特制的门为妙。不然在一会他的声音就可以招来守卫了。

“瑟兰,回房间去,守卫会来的。”埃尔隆德伸手推着他的肩膀。

瑟兰迪尔没停下手上的活,“可是埃尔,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才更像偷情吗?”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눈_눈


“所以,为什么要给我在瑞文戴尔留一盏灯?”当他们再次清洁干净躺在埃尔隆德的床上时,瑟兰迪尔问了这个问题。

埃尔隆德没说话,他的嗓子疼得要命,而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发问的人。瑟兰迪尔喂他喝了一点水,他才稍稍找回他的声音来。

埃尔隆德好一会才说,“因为我不可能为你在整个迷雾山脉挂上灯。”

瑟兰迪尔闭上了眼,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埃尔隆德的背。他说,“你知道的,埃尔,我不可能在密林给你留灯。”建造王宫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它十足的隐蔽性,没有给他留灯的地方。

“我知道。”埃尔隆德有了朦胧的睡意。但这时,瑟兰迪尔已经可以看见朝阳在远处慢慢的升了起来。

“天亮了。”瑟兰迪尔好像微微叹息了一声,“我得走了。”

他又重新穿上衣服,在那些织物的包裹下,瑟兰迪尔又重新变回了高高再上的密林之王,他冷漠而让人崇敬。埃尔隆德静静看着他穿上衣服,又看了看正要展现它的光辉的太阳,忍不住扯过瑟兰迪尔又给了他一个吻。

无关情欲的云淡风轻的吻。

“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那条路的?又是你的预见能力吗?”

瑟兰迪尔在从窗里出去前又转回头问了那么一句。

这要我怎么说呢,因为我曾目送你远远的,在阳光到来之前潜进那篇阴影,我无数次目送你归去,在梦里,在现实。

埃尔隆德这么想着,到口却只是含着笑意的两个字,“秘密。”

日出了。


然后卫兵抓住了这个多次潜入领主房间的精,两精的私情就这样被撞破了눈_눈(不是这样的)


下篇是讲的领主哦。

此篇又名老精出柜记눈_눈


评论 ( 23 )
热度 ( 26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