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R】TET The Sun[千年老精谈恋爱]07

大家好,这里是很久没有出现,但是一直都在的LO主。大家有没有想我呀~趁着清明节的假期来更一发。

顺便说一句,大家抓紧时间投票。现在是C遥遥领先。

好啦,上正文

07

埃尔隆德的心乱了,水面上又开始荡起波纹来,像他的心一样缓缓的皱起又展开,轻推着这一艘小舟,似在催促。

“回去吧”瑟兰迪尔轻声说,熟练地调转了船头向回划去。只有船桨破开水的声音在四周环绕。一声一声,像是归途的号角,离别的短歌。

他们从灰暗中驶出来,码头上一线明亮的火光已经照亮了他们的脸庞。瑟兰迪尔忽然不想靠岸,他愿意这里真的是星穹长河。让他可以带着美好一路航行。

可正如他自己也知道的,在怎么美好也有结束的时候。

他们最终还是抵岸了。

埃尔隆德先走上了码头,瑟兰迪尔站在船上,低头把缆绳系紧。忽然他听见埃尔隆德喊了他一声,“瑟兰。”

瑟兰迪尔仰头去看他,对方背着光站着,明亮的灯火在他身后消融成了一片模糊的流光。让整个世界都晕眩起来。在那片流光里,情侣在亲吻,喜悦的烟火凡尘的气息在浮动,催促着人享乐。这是人间的太阳。

然后埃尔隆德吻了他。

只是微微一眨眼的功夫,就有一个气息贴合上来,和他的纠缠在一起。好像滕蔓缠绕着树一样如此自然而和谐。

埃尔隆德那么虔诚的跪在码头上,像是臣子等待他的君主的封赏。不,他已经得到他的赏赐了。他抓住瑟兰迪尔的衣襟吻了他。

他跪得那么边,身体倾得那么前,像是飞蛾扑击火焰。瑟兰迪尔不得不伸手扶住他的腰,防止埃尔隆德掉到水里去。但如果真的掉下去了,也没关系。此时此刻,他甘愿和埃尔隆德一起溺毙。

这是漫长的岁月中,瑟兰迪尔几乎要忘记的感觉,陌生却又熟悉。好似演练过千百遍,好想在千年之前它就应该发生。

瑟兰迪尔可以感觉到,埃尔隆德合上眼睛时,睫毛轻轻刷过的触感。直接抚上了他的心,痒得让人难受。

他们的微微颤抖的睫毛相缠,像是蝴蝶煽动翅膀。

瑟兰迪尔想起莱戈拉斯还是个小精灵时问他,“Ada,精灵亲吻时鼻子应该往哪里放呢?*大家鼻子都高高的,回硌到吗?”

傻孩子莱戈拉斯,在亲吻时,谁还会注意到自己的鼻子往哪里搁呢。只要顺从心意就好。

所以瑟兰迪尔顺从着自己接受着相拥着这个吻。

你怎么敢把它叫做一个吻,它简直是骨与血的碰撞,灵与肉的贴合。但这又仅仅是一个吻,只是气息短短的纠缠,唇与唇悄悄的贴合。发乎情而止于礼,温吞得像这个林谷的领主一样让人恼火。

他不知道他们吻了多久。时间不再重要了。分开时,瑟兰迪尔再次看着埃尔隆德的脸,恍惚间穿梭了千年。伊瑞詹的风穿行在林间,树影摇曳着温柔。那个黑发的诺多传令官思索良久,笑着说,“我愿化为一棵树。”

 

 

埃尔隆德经历过对于一个精灵来说都足够多的离别。其中大部分是一去便永诀。他的心被一次又一次的痛苦磨砺得坚韧而理智。而他所剩无几的感情,人类的那一部分的感情,也被漫长的生命杀死了。

但今晚,瑟兰迪尔如同他往常一样,高傲而不可忽视的明白的告诉埃尔隆德。他的欲望是怎样的鲜活,是怎样在一团灰烬中,不甘的跳动着,要少起熊熊的火焰来。

埃尔隆德坐在归程的船上,从未感觉自己的心脏调得那么快。沉睡了几千年的人类的心脏,在他胸膛里跳动着,像野兽要脱闸而出。

他想起来爱斯洛劝他的话,“人类的生命那么短,和精灵的永恒比起来像是夕生朝死的蜉蝣。但也正因为如此,才不会像精灵一样想得那么多。在这短短的一生里,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现在,不也是很好吗?”

所以埃尔隆德吻了瑟兰迪尔。

不是作为林谷的领主,精灵的贵族。他仅仅作为埃尔隆德,在这烟火凡尘中,用尽全力,换得那一瞬间的闪烁。

那一吻过后,埃尔隆德像等待被宣判死刑的犯人。他等着瑟兰迪尔的怒火,等着他被冒犯之后的讥讽,等着他说出拒绝来往的结局。

可这位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君主,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好久才回过神来,皱着眉说了一句,“所以——这也是一种风俗?”瑟兰迪尔抬了抬下巴,示意埃尔隆德的身后,一对对情侣在亲吻彼此。

这下轮到埃尔隆德有些傻了。

瑟兰迪尔跳上码头来,自顾自的向前走,又嫌弃的回过头来,“你还打算在那里坐多久?”

埃尔隆德站起身来,脑子里还有些晕乎,但有一个念头倒是明晰的,瑟兰迪尔误会了这是一个寻常的风俗,埃尔隆德只是入乡随俗而不是在欲望的驱使下的冒犯之举。

今夜的一切像是神巧妙的安排下的美梦,一个又一个微妙的误会。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那朵花,那条项链,以及这个吻。

可埃尔隆德没有沉醉在这个美梦里应有的欢愉。更甚于离别的酸涩淹没了他。

他还记得小时候Nana给他讲过,一个人做了一个梦醒来之后哭得很伤心。智者问他,“那个梦不好吗?”那个人回答。“这是一个很好的梦。”

“那为什么要哭得那么伤心?”

他回答,“因为这个梦永远不会实现。”

埃尔隆德听的时候还在笑那个人的傻,可他现在,不也一样做着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梦吗?、

在走回皇宫的路上,静默是必然的。他们踏着凉风走回去,身后的热闹是依然的,但全属了他人,只有此时的静默时他两的。

直到依稀可以看见巡逻的守卫了,瑟兰迪尔突然停下了步伐。问道,“为什么人们要亲吻?”

“什么?”埃尔隆德以为自己听岔了。可瑟兰迪尔一脸认真的等他的答案。

为什么人们要亲吻呢?因为你爱一个人,你会发现你匮乏的言语有时不能言明你的爱,一个吻是更好的表述。人们亲吻,是因为他们爱着彼此,就像我爱你。爱的人亲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爱你,所以我吻你。

埃尔隆德想这样告诉他,但他精灵的那一部分又重新占据了他的身体。冷静而自制的埃尔隆德领主又站在这里。所以他最终只是说了一个不着边际的答案,“因为鸽子咕咕叫。*”

那晚他们谁也没有说出离别的话来。

注:

1《莱戈拉斯的问题改编自《丧钟为谁而鸣》里,短头发姑娘玛利亚对罗伯特说,我想要吻,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好,我们的鼻子往哪儿搁?我老是想知道鼻子该往哪儿搁。

不过我想人皇已经教会了小叶子接吻鼻子往哪里搁这件事了。

 

2大王的问题和领主的回答灵感来源于电影蝴蝶里面的一首童谣Le Pappilon

里面有一句「为什麼情侣们要亲吻?」
                     因为鸽子们咕咕叫

关于人为什么要亲吻的回答大家可以去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842757/answer/16511080这里看一看,作者说得好极了。

然后领主大王去看灯火的桥段来源于迪士尼的魔发奇缘

来两张图给大家感受一下大王和领主约会大概就是这样的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 ( 21 )
热度 ( 46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