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T】The sun[千年老精的恋爱故事]08

这个嘛……是因为突然翻出来写好的大纲发现好像啊The sun的故事少写了两章圆不回来了눈_눈所以这一发完了之后……好像要大改_(:з」∠)_

不管怎么说,只是加加字数而已啦

把这一章表白弄完先_(:з」∠)_


08

瑟兰迪尔觉得埃尔隆德简直不想一个诺多精。欧瑞费尔王在世时就常常抱怨诺多精们一点都不矜持,遇到喜欢的劈头就上去拿下,这样带走了不少辛达族的公主。可埃尔隆德呢,在那个暧昧不清的夜晚,那个已经逾越过界的吻之后。第二天他又戴好他的银冠变回了瑞文戴尔的领主,温和而不越礼一步。着实让瑟兰迪尔气恼了一阵。可他也只是由着埃尔隆德躲闪去了。

——他现在大部分心思都在琢磨埃尔隆德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这件事。瑟兰迪尔可从不知道琢磨这个古板无趣的精灵会有那么多的乐趣。

等到瑟兰迪尔终于把记忆中散落的埃尔隆德收集起来,像守财奴点金子一样仔细看过一遍之后,他得出了结论——埃尔隆德不像个诺多精。

若他的判断是准确的,埃尔隆德的感情在最终联盟时就已经萌发。但埃尔隆德拖了一整个纪元也没有说出半个字。他可毫不怀疑,若他们再无交集,埃尔隆德会把这个秘密带进曼督斯。

埃尔隆德,这是你所坚守的道义,还是披着道义的懦弱?

瑟兰迪尔这样想着,就已经看见了瑞文戴尔的大门。林迪尔面色阴沉的等在那里,显然还对于瑟兰迪尔几个月前拐带自家领主怀恨在心。

“欢迎来到瑞文戴尔,瑟兰迪尔王。”林迪尔恭敬的行了个礼,站在一边的加里安马上迎了上去,站在瑟兰迪尔身边。

瑟兰迪尔从鹿背上下来,丝毫不客气的问道,“埃尔隆德呢?”

“领主在处理公务,瑟兰迪尔王不妨先用午宴。”林迪尔虽然是笑,但在林谷吃了一个月全素的加里安一听午宴就心里面如土色,猛然看向瑟兰迪尔。

“不,不用了。我想先在瑞文戴尔里转转。这里的夏天总是比别处来得更可爱些。”瑟兰迪尔施施然走进瑞文戴尔,熟稔得就想出入自家的殿堂。

“瑟兰迪尔王,还是再等等吧,瑞文戴尔的天气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稳定了。昨夜里还下了一场急雨,花园里的话怕开得没有那么艳了——还是先用午宴吧。”林迪尔是铁了心让他留下来用午宴。声音虽然还是温文有理,但加里安看得心惊胆战。

瑟兰迪尔回头,目光却停留在遥远的天边,在那,一丝几乎不可见的灰线在浮动。他微微笑了一下,“有点雨不成什么问题,至于午宴嘛,您可以和加里安先用。”说完他有转身,驾轻就熟的向着花园去了。留下林迪尔在那干瞪眼。

加里安想着即将到来的午宴,觉得自己不如去和大角鹿一起吃草。


诚如瑟兰迪尔所言,瑞文戴尔的夏天着实比其他地方来得可爱些。河谷温暖的气候让许多花卉在初夏的时节就已经吐露芬芳。昨夜似乎真有一场急雨来了,打谢了许多花,可余下的还开得蓬勃,点缀在苍绿的林间。

除了藏书室埃尔隆德最喜欢这里,呆在一片苍翠中总是让他感到放松。——他需要这个。因为好几天前他又做梦了,他多久没好好做过一个梦了?

他最喜欢用来静坐的石亭上已经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藤蔓植物,像一张细密的织锦的毯子,把整个亭子罩住了。浓绿从亭子上倾泻下来,甚至垂成了一道帘子,遮去了夏日的炎热。

埃尔隆德坐在亭子里,摩梭着手上的戒指发呆。绿宝石闪闪发光,像瑟兰迪尔的眼睛一样。

瑟兰迪尔——

想到这个也许还在伊西利安的精灵王,埃尔隆德不禁叹了一口气,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

“要下雨了,埃尔隆德。”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埃尔隆德望向声音的来源,瑟兰迪尔正沿阶而上。时序已经入夏,他的王冠上比几个月前多了一些娇妍的点缀。

埃尔隆德绝不承认他有片刻失神,忽然分不清这里是梦境还是现实,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站起来向瑟兰迪尔致意,“欢迎来到瑞文戴尔,我的朋友,伊西利安怎么样?”

“非常好,那是个非常适合居住的地方,不过比起林谷还差了一些。”瑟兰迪尔径自坐到了石凳上,拿起桌上早已凉透的茶喝了一口。

“我想应该还是伊西利安好些,瑞文戴尔的天气已经不如以往稳定了,你瞧,又要下雨了。”埃尔隆德看着不知何时阴沉下来的天空。铅灰的云层低低的压下来,几乎沉到树梢上。

“有时候下点雨倒是好的。”

隐约雷鸣翻涌在铅灰的云层上方,低哑的嘶吼着,伴随着在灰云中隐藏着身形的闪电。预见着一场雷雨的到来。不一会,天地间就织起了一层茫茫的雨幕。

埃尔隆德不喜欢下雨天。飘摇动荡的风暴总让他不安,提醒他中州大地上的痛苦和血泪,催着他向维林诺去,寻求安宁与庇护。

“你这几天睡不安稳吧,埃尔隆德。一下雨你总这样。”在滔天的雨声中,瑟兰迪尔搁下茶杯说。

埃尔隆德心下一惊,有些无奈的笑,“有那么明显吗?”

“你该去找你的养子问问。小叶子从远征队回到密林之后,逢上下雨天也睡不好。他心中对于大海的渴望已经被唤醒了,催促他去寻求安宁。但是他住到冈多之后这个毛病就好了。也许人皇也有办法治治你的。”瑟兰迪尔好心的给了建议。

埃尔隆德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哪里是阿拉贡的功劳,分明不过是情人之间汝心安处是吾乡的自然而然的感受。有什么地方比得上爱人的怀抱更让人心安?

埃尔隆德摇摇头,轻巧的转开话题。瑟兰迪尔站在亭子的边上看着外面的雨幕,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埃尔隆德说话,雨声混着它的声音倒是让埃尔隆德放松下来。甚至于像喝了酒一样晕眩起来。

忽然瑟兰迪尔停了下来,像是见到了什么新鲜事物,回过头来问埃尔隆德,“埃尔隆德,这是什么花?”

埃尔隆德走过去,向着他指的垂下的绿藤看了一眼,那时一朵藏在叶片下面的白色小花。“这是荼靡。”

“荼靡?荼靡应该在春末就谢干净了。它们从不开那么久。”瑟兰迪尔探究似的把玩着那朵花,它在雨水的摧残下有些摇摇欲坠。

“也许是因为它本身开得晚,又在叶片的庇护下,就留到了现在。”埃尔隆德合理推测了一下,不自觉的凑了上去,全然没有注意到他们俩的距离已经太近了。

瑟兰迪尔抬眼看了看他,慢慢的说,“不,我倒是觉得,是这朵花太过于眷恋春天了。”他的声音极轻,却因里得近,几乎是贴着埃尔隆德,显得像雷一样大声,滚动在他心头。眼波流转间带了点其他的东西。

“这倒是个诗意的说法。”埃尔隆德赞赏的点点头,目光从那朵花上移开。猛然间就撞上了瑟兰迪尔的目光,让他瞬间绷紧了身体。

瑟兰迪尔有一瞬间贴得很近,埃尔隆德的心跳声几乎盖过雷声。幸好对方很快就退开了,依靠这廊柱问道,“那么,你现在还不西渡,也是因为太过眷恋春天吗?埃尔隆德?”

——太超过了。埃尔隆德想,不论这是有意还是无心,这句话本身就称得上是个诱惑了。而且,瑟兰迪尔也许说对了。

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幸对方也没有一再逼问,好像想要的并不是一个是与否的答案,目光再次转回那朵花上。雨还在下,雨水顺着叶片滑落。瑟兰迪尔纤长的手指覆上花茎,不知在想什么。

然后他直视埃尔隆德,目光灼热得吓人。他缓慢而低沉的说,“你曾说过,如果你爱一朵花,你会让他在更广阔的天地里生长——这句话一点不错。可有一句话不知你听过没有,我想它也是至理名言。”瑟兰迪尔微微歪过头去,埃尔隆德的目光随着他走,望向他纤白的手指,正绞住那朵花茎,缠在一蔟枝叶里。像是欲望的毒蛇紧紧缚住他的猎物。

瑟兰迪尔带着笑意这么说,“花开看着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埃尔隆德。”说着他手指用力,把花折了下来。

感官瞬间被放大无数倍,埃尔隆德听见花枝被折断的清晰声响,同时断掉的还有名为理智的弦,关押着欲望的闸门。

雨还在下,吹拂近来潮湿清凉的水汽,这也并不能使埃尔隆德冷静半分。他心底里那颗种子,沉睡在冻土下面一个纪元了,今天终于破土而出,于是疯一般的生长起来。它的根扎得那么深,要毁掉它只能是撕裂整颗心。

瑟兰迪尔微笑着,将那朵花递过来,“送给你。”埃尔隆德近乎木然的去接,瑟兰迪尔把花按在他的掌心,指尖带着雨水的凉意轻触掌心。

那是一次稍长的停留,久到埃尔隆德终于反应过来,在对方将要抽开手时,手腕翻转,手指用力的缠上他的。十指相扣。

冷与热到了极致,效果大约是相同的。在握住瑟兰迪尔的手的一刻,埃尔隆德像被他手上的冰凉烫到了。瑟兰迪尔戴着戒指,金属的质感硌到了他,坚硬得像一个诺言。他没有再松手,他不会再松手了。

埃尔隆德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没有任何一个词语可以表达出他心中的情感,在长达千年的爱恋面前,语言显出它的贫弱来。

“所以——这是一种习俗?”瑟兰迪尔任由他扣着自己的手指,说了一句,重复着几个月前的剧情。

仿佛时光倒流,他会对他的梦境说些什么。即使知道结局,也许又将是有一次的离别。他会说什么。

雨停了下来。风划过叶间簌簌的抖落一串雨珠,摇动着沙沙的轻响。金色的阳光割开厚重的灰云,一道一道的刺下来。越过汹涌的安度因河河面,迈进林谷,穿过林间,撩开绿萝织成的帘子,不偏不倚的落在瑟兰迪尔的脸上。

他周身笼罩在雨后初晴的阳光里,问道,“埃尔隆德,那是个习俗吗?”

那道光仿佛神谕,拂去了一切不确定的迷雾。在他眼里的感情写得那么清晰,原来一切不曾改变,原来一切早已存在。

埃尔隆德凑上去,呼吸近得相纠缠在一起。“不,这并不是个习俗。”他的声音低沉。

瑟兰迪尔高傲的抬了抬下巴,却掩不住唇边的笑意,“那么人们为什么要亲吻?”

“因为他们爱彼此,正如我爱你。”

“你为什么还不来要你的奖赏?”


TBC

啊,对的我就是喜欢大王明明喜欢又死活不肯自己主动告白满脸写着“快来跟我告白啊”的死傲娇样子。

以及领主就是不告白的温吞_(:з」∠)_


什么Σ( ° △ °|||)︴有没有后续?

当然是有的啦

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把剧情接起来_(:з」∠)_挖坑填不了真是呵呵哒。大家写文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大纲啊,不要一路夫夫秀恩爱就忘记了_(:з」∠)_


评论 ( 16 )
热度 ( 56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