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个梗】三次别人担忧埃尔隆德的婚事,一次他担忧别人的(一发完结)

好哒,这个其实是跟风写的高考作文梗。TE不玩一下实在不应该,所以,就写惹,但是脑洞开得太大所以要拆成两次发。

原谅我的墨迹,嘤。

操蛋的作文题如下:

新课标全国二卷:材料作文小李研究生命科学,老王是焊接大师,小刘擅长摄影。这三个人,谁更具风采?

好啦,下面正文

三次别人担忧埃尔隆德的婚事,一次他担忧别人的

CP:TET

又名:中土逼婚联盟

01

第一次来得十分的早,也许太早了。客担忧这档子事吧,也着实不需要当事人发表什么意见。而且如果你有一个总是想得太远的母亲的话,那么你的婚事在你两岁的时候就被正式提上议程也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嘛。

那是瑟兰迪尔第一次见埃尔隆德,单方面的那种。他跟随父亲来瑞恩河口拜访。这的女主人热情地邀请了他一起用个下午茶,顺便介绍了她的儿子们——现在还是两个白白软软的小团子。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一个安静些,一个闹腾些。

当埃尔温把那个安静些的小团子塞进他怀里的时候,瑟兰迪尔简直不知所措。他怀里更多的拉扯着弓箭,从来没有抱过这样软的小东西。面对蜘蛛和半兽人都没有害怕的精灵王子现在害怕得几乎想不来东西。只能僵直着背脊,像棵树一样托着埃尔隆德。

不过也幸好是埃尔隆德,他安静地在瑟兰迪尔这棵树上动了动,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趴着,胖乎乎的手里把玩着一缕金发。

“他......可真小。”瑟兰迪尔不敢乱动,连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放轻了。

“不小了,人类总是长得很快的。你还来不及反应他们就长大了。也许你下次拜访时他们已经长成小伙子了。”埃尔温轻轻摇着摇篮,摇晃着里面的爱斯洛,这个小家伙对自己的哥哥捞着了被人抱着的机会老大不高兴,“所以,我以后要给我的小星空找一个有冒险精神的,有创造力的姑娘。”

“哈?”瑟兰迪尔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可他才那么一点大呢。”

“瑟兰,你不明白。人类的生命像流星一样短,一下就莫入大海的另一头,很多事不提前想好的话,就是把光阴虚掷了。”埃尔温爱怜有忧伤的看着埃尔隆德的小脸,“我看见了小星空的未来,他不像他的弟弟是一个天生的航海家,你只要对他微笑就好了,当他划开碧波,就会找到自己的归宿。可我的小星空总会想太多,所以我得给他找个大胆创新的的姑娘,要可以催促他向前。我还会给他们造一条白船,他们婚礼的时候可以站在船头,扬帆驶向七海之地。”

“万一他不喜欢有创新精神的姑娘怎么办?太大胆的女孩子可没什么恬静的翩翩风采。”瑟兰迪尔看着怀里像一大块棉花糖一样粘着自己的孩子,“而且他也不像是什么犹犹豫豫的孩子。”

埃尔温笑了笑,颇为认真的想了想,“恩......不喜欢也行,我只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快手快脚的小子,千万不要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

像是听懂了,又像没听懂。埃尔隆德转过来咕哝了一句,权当是抱怨,逗得埃尔温笑起来,温柔地戳着他的小脸蛋。然后她转向瑟兰迪尔,“不过你呢,瑟兰,你是个有冒险精神的孩子,可千万别冲得太快,等一等说不定有更好的风。”

凉风送来归港的号角声,碧海之上缓缓划过一道道白影。爱斯洛咯咯的笑了起来,挥着小手,迫不及待要去远航的样子。而埃尔隆德呢,他正舒服的窝在瑟兰迪尔的怀里,惬意的打了一连串呵欠,好像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港湾,在碧波的摇荡下,正要安睡。

02

第二次这事儿发生时就十分的合情合理了。因为埃尔隆德正如他母亲担心的那样,变成了一个磨磨蹭蹭的小子。不过,不只是幸或不幸,他有很多的时间来磨磨蹭蹭。这也许是精灵永恒的生命带来的唯一好处了。

可这件合情合理的事发生在一个不大恰当的场合。

那是某一次精灵联合会议上。会议的间隙欧瑞费尔王拿出了绿林的美酒,权当是会议的一些小点缀。考虑到欧瑞费尔王和至高王是故友重逢,埃尔隆德也没有煞风景的去提醒他们等会儿还有会要开,任由他们在会议桌边喝起了酒。自己也拎着酒杯和在场的精灵闲聊了几句。

可话题的风暴眼不知什么时候就转到了埃尔隆德的身上。欧洛费尔王原本只是在谈论自己的儿子,以美好和顽劣名声在外的瑟兰迪尔——这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今天被派出边境巡视了。“——我很担心瑟兰迪尔,你知道,他也不小了,还没个定性。”

“不,我恰恰相反。瑟兰迪尔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好孩子,你大可不必那么担心,吾友。”至高王顿了顿,真的是一股子忧愁地说,“相比之下,我更担心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眼皮一跳,看着他们好像真的是在讨论什么严肃的议题一样坐在会议桌边讨论他的婚事。
 “你看埃尔隆德挺聪明一个精,但在感情上磨磨唧唧的。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对谁表现过什么心思。诺多所有女精都挑过了,愣是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至高王重重叹了一口气愁云惨雾的样子让人以为真的出了什么大事,“这孩子当初追随我的时候,我就接受了瑟丹的委托,要好好照顾他。这也是他父母的心愿,可现在……”
 欧瑞费尔王把手搭上至高王的肩膀,宽慰他说,“不用这样担心,吾友。也许你找错了航向,一时之间迷路了。你给埃尔隆德找几个男精看看。”
 至高王长长的沉吟,若有所思,“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方向。”可接下来他又陷入了又一轮更纠结的深思,“可我该找谁?族里和埃尔隆德一样优秀的男精可没有几个。”
 “这道是个问题。”欧瑞费尔王也开始在自己简短的好友列表里寻找合适的人选。片刻之后,他提议说,“据我所知,盖拉德丽尔夫人的侄子,凯勒布理鹏,是个十分出色的工匠,他在制造方面十分的博学,也十分的勤劳勇敢。也许可以和埃尔隆德合得来。”
 至高王权衡了一下,还在犹豫,“可是,你瞧,凯勒布理鹏一心扑在工艺上,会不会对感情这事不怎么感兴趣?埃尔隆德值得最好的。”
 “别傻了,吾友。埃尔隆德是个优秀好学的精灵,他难道不比任何一项工艺更让人着迷?他们俩一定会有很多话题的 。而且,认真的精灵不是自有一番风采么?”欧瑞费尔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这样至高王就可以不用这样担心了。
 “啊,说得一点都不错。感谢你的好主意,吾友。”至高王愉快的和欧瑞费尔王碰了杯,好像刚刚在会议上达成了重要决定。
 “乐于为你消忧。”
 当至高王兴高采烈的寻找埃尔隆德告诉他这个决定时,发现传令官阁下早已落荒而逃。再后来虽然还是被派去与凯勒布理鹏大人交流但是埃尔隆德回来之后严词拒绝了至高王进一步的提议。
 埃尔隆德在回想起这件往事的时候,已经在联盟的战场上了。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天一夜的急行军,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埃尔隆德在伤兵营救治,瑟兰迪尔坚持陪着他。明明困得不行还要保持清醒,逼着埃尔隆德讲故事。
 埃尔隆德只能一边梳起精灵王子因战斗散开的发辫,一边说了这个故事。瑟兰迪尔很不给面子的笑得要滚到地上去。
 “这可没什么好笑的。”埃尔隆德干巴巴的说,忍不住为这件丢脸的事想挖个洞钻进去。
 “不……只是好奇,你是介意他哪一点呢?他是个男精?”瑟兰迪尔强忍笑意问他。
 “这道不是。凯勒布理鹏大人很有才华,是个优秀的令人敬仰的工匠。我很敬佩他。只是……感觉不对。”埃尔隆德形容不出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毫无根据的直觉罢了。
 “诶,我在想。如果当初你们要是成了,今天也没有这场战争了。以你的才智,索隆在找上凯勒布理鹏的时候肯定就被你一眼看穿他的诡计了。”瑟兰迪尔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在他的脸上浮动这这黑暗的战争中少有的希望的亮色。“不过你不选他也好,一个工匠,实在没有什么风采可言。”
 “别这样说,凯勒布理鹏大人很优秀。”
 “那你怎么不选他?”
 也许,在那是神就在冥冥之中给了我授意,我会遇见你。
 埃尔隆德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tbc
 迷路的藏宝图建议我把这文改成“中土逼婚联盟”我觉得很有道理啊_(:з」∠)_
 你们觉得呢?

03

第三次来得让他无法拒绝。

“诸位亲友,十分荣幸我能够受邀参加此次婚礼,并有这份殊荣在婚礼上致辞。

在今天之前,我想象不出怎样的精灵可以配得上我这位朋友,他聪慧而勇敢,是出色的将领,睿智的王者,无疑也是完美的情人。我想象不出谁能得到他的爱情。

直到今天我看见宁芙瑞尔公主,我知道我错了。

瑟兰迪尔吾友曾经劝我尽快找一个值得托付心灵的伴侣,可我想说的是,最好的已经被人拿走了。他的选择一向是如此的正确。宁芙瑞尔公主,如果我说您完全配得上这位王者,这是我能想到的最高赞美了。

作为一个诺多,我有幸得倒这份友谊时,我心中的惊喜绝对不比此刻宁芙瑞尔公主的少。也正是吾友无私给予的这份情谊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温暖我,支持我,安慰我,保护我,让我今天还能站在这里。

我没有什么东西能回报他的,我用我全部的生命发誓绝对不辜负这份情谊。我想宁芙瑞尔公主也是。

在每一个埃兰迪尔之星照耀的地方,都有我为你们祝福。

用我所有的心,祝你们的爱情永恒而美满,愿星光永庇你们的路途。

感谢诸位,感谢。”


“埃尔隆德,你把我说得太好了,这可有点不真实。”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我当然在说谎,不过是另一件事。

“不过听我的,你的确得找一个伴侣了,找个最爱你的,好好照顾自己。”

“当然,我会的。我相信那天不远了。”

爱我的有千万个,而我只爱你。

“无论什么时候都欢迎你来绿林做客,你敢不来试试。”

“我总会想念绿林的美酒的。”

我爱你

“我把醒酒药的做法交给宁芙瑞尔公主了,你要记得喝。”

我爱你

“不要忘了给我写信,认真写。”

我爱你

埃尔隆德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走上前去和瑟兰迪尔分享了一个带着酒气的拥抱。

“以及,新婚快乐。”

我爱你,再见。


+1

这不是密林王第一次拜访瑞文戴尔,单带了几车几车的东西来还是第一次。知道的是密林王来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山大王来抢亲。

埃尔隆德从台阶上走下来,瑟兰迪尔正好迎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欢迎来到瑞文戴尔,吾友。绿林一切可安好?”

“非常好,你移种的兰花也开得很好。你应该去看看。”瑟兰迪尔意料之中的收到了一股杀人射线,毫无疑问来自林迪尔。

“我这边可脱不开身,林迪尔总抱怨工作太多。”瑟兰迪尔哼了一声。

埃尔隆德领着人往茶室走,顺便吩咐了林迪尔不用过来了。

瑟兰迪尔很喜欢瑞文戴尔的茶,每次来都带一些回去。埃尔隆德每次也乐于用茶来招待他,他们这里的好酒可没有密林多。

“所以,这次来不会有事找我该情诗吧。几千年了写东西也没个长进。|”埃尔隆德调笑了一句。

“当然不是,我以为你看到那些东西也应高猜到了。”瑟兰迪尔唇角扬起一个甜蜜的笑意,“我是来提亲的。”

茶杯猛然摔到地上,滚烫的茶水泼了出来。埃尔隆德瞬间练就白了。他有些艰难的问,“哦,那是谁呢?|”

“他有黑色的长发,完美的灰色眼睛,如同星辰一样夺目。你觉得她会答应我吗?”瑟兰迪尔竭力控制住自己,要含蓄,含蓄。但只要埃尔隆德看他一眼就会发现他的目光直接得不能再直接了。

可是埃尔隆德没有看他,他心中陷入了悲哀而绝望。她当然知道那是谁了。一如啊,瑟兰迪尔爱上了阿尔温!他的女儿阿尔温!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瑟兰迪尔经常来林谷。埃尔隆德这么想着,自己的女儿嫁给自己最爱的精,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但是既然瑟兰迪尔提了,他会尽自己的力量忙活她的婚事的。

于是他点点头,沉痛地说,“我会考虑的。”然后就匆匆出去了。留下了一个茫然的瑟兰迪尔,这他到底是答应没答应啊?考虑要考虑多久?

当夜埃尔隆德怀着温柔的忧愁把阿尔温叫到身边。他握着女儿洁白细腻的手,心中是不舍与哀伤。但是转念一想,这世上他最爱的两个人可以走到一起,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Ada你怎么了?有什么忧心事吗?”阿尔温伸手想要按平父亲轻蹙的眉头。

“不,当然不是,是一件开心的事。告诉我阿尔温,你觉得瑟兰迪尔王怎么样呢?”

“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王者,一位热心的朋友。”同时也是你热烈的追求者。

“那么,你愿意嫁给他吗?他今天向你提亲了。”

“这不可能!”阿尔温被这个消息吓到了,瑟兰迪尔王!向她!他这是要曲线救国追不到Ada就想当他女婿么?“

"可他对我暗示得很明显了,我不会听错意思的。"

阿尔温简直不知道怎么和父亲说明这个问题,于是他只能长长的叹气,然后说,"我要和他谈谈。"

于是第二天埃尔隆德在焦虑之中等到了一个像行走的乌云一样阴沉的瑟兰迪尔。他只差没把”除埃尔隆德外其余勿近“写在脸上了。

“埃尔隆德你这是犯什么蠢!我怎么会喜欢阿尔温!他就像我半个女儿一样!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可是你说... ...”

“我喜欢的是个男精!男精!”瑟兰迪尔咬牙切齿的强调,生怕他没听清。

埃尔隆德瞪大了眼睛,电光火石之间,他心中有了一个人选。他抚了抚额头,久久的站着,然后说,“抱歉,我搞砸了。但我会再好好考虑的。”

瑟兰迪尔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样总行了吧。

然后第二天他见到了表情像吃了屎一样的林迪尔。

瑟兰迪尔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埃尔隆德在书房里团团转,他因为瑟兰迪尔要娶林迪尔这件事心神不宁的。他早该察觉的,瑟兰迪尔频繁的来访,他接近自己时林迪尔发青的脸色。唉,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明显。

埃尔隆德叹了一口气,他该早点知道。这样他就有时间重新找个秘书,再写一份婚礼致辞,再找个时间补补自己的心。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他有足够多的工作,足够充分的理由拒绝见瑟兰迪尔。直到再一次平静,再一次淡然。

埃尔隆德跌坐在椅子里,整个人像被抽空了。

然后瑟兰迪尔近乎粗暴的冲了进来,埃尔隆德刚刚站起身来,一句质问就劈头盖脸而来,“埃尔隆德,你要拒绝我大可以直接点,不用这样来羞辱我!”

“拒绝?我——拒绝什么?”他又搞错了什么?瑟兰迪尔几乎是把名字告诉他了,他不会弄错的。

瑟兰迪尔大步走近他,向两军阵前对垒一般杀气腾腾。,“求婚!你用林迪尔和阿尔温拒绝我的求婚!你难道就这样铁石心肠吗?!”

“求婚?对我?”埃尔隆德面对着无端的指责不知应该高兴还是生气,“可是——瑟兰迪尔,你得知道我们没有恋爱过——我们甚至一直只是朋友!”

这话像在对方伤口上撒盐,瑟兰迪尔陡然拨高了音调,“我们没有恋爱?我都花了快两百年和你谈恋爱了!”

埃尔隆德傻了,他有和一个精谈恋爱谈两百年而一无所知吗?

瑟兰迪尔开始举例子讲道理试图说明对方有多么蠢。

“我送你花,很多花,而且还连着好久。你收下了。”

“我以为那只是你想让这个品种和林谷的培育新种!”

“你还回赠了呢!”

“那时育好的新种!”

“我还给你写了情诗!”

“那不是你的习作吗?”

“我还给你唱了情歌!”

“那是人人都会的露西安与贝伦!我给阿尔温当摇篮曲唱!”

“可是放生了那么多事,你怎么能说我们没有恋爱呢?!”

“因为我们就是没有!有的话你早该告诉我了!”

两个精脸红脖子粗的争论戛然而止,双发都退开了一段距离,好消化这些消息。

他们不知沉默了多久,最后还是瑟兰迪尔打破了沉默。

他努力装出的一张高傲而若无其事的脸让埃尔隆德心猛的皱缩了一下。“很抱歉... ...我一直都搞错了,真的很抱歉。埃尔隆德。我保证我不会再搞错了。我们还是朋友?我猜?”

对方几乎想落荒而逃的样子何不肯定的语气给了埃尔隆德致命一击,他的心都要碎了。

他在瑟兰迪尔逃跑之前拽住对方,“告诉我,你们辛达真的表白的时候就亲吻吗?”

“哦,是的,我要走... ...”他强打精神所出来的几个字最终消失在埃尔隆德贴上来的唇舌上。

埃尔隆德亲吻时眼睫轻合,像蝴蝶的翅膀轻轻刷过瑟兰迪尔的脸庞。像是直接在他的心上挑逗。引得他情不自禁的搭上了对方的腰线。埃尔隆德慢慢结束了这个深吻,对于表白来说他太过了——即使对于奔放的人类来说也是。他移开唇时在上面意犹未尽的落下几个轻吻。

瑟兰迪尔没移开手,茫然的眨眨眼睛,过了一会才找回自己的思绪。“所以,你在向我表白?”

“当然——我爱你,这是我要说的全部。我想我的表白还地道?”埃尔隆德满含爱意的看着瑟兰迪尔,“这次我可不会搞错了。”

瑟兰迪尔的脸庞一下就被点亮了,他微微抬了抬下巴,“才不呢,埃尔隆德领主,你得见识一下一个真正的辛达式表白。以确保你真的不会弄错。”

然后埃尔隆德被他按在椅子上亲了个够。

一吻过后,饶是埃尔隆德也有些喘。瑟兰迪尔则得意地把细碎的亲吻落在他的颈侧腮边。

埃尔隆德推了推他,“好吧,地道的辛达。我们得来谈谈你那恋爱的方式是怎么学来的。”

“唔唔,你们诺多不就喜欢这种含蓄的恋爱吗?什么今晚月色很好。而且....比较禁欲?还很害羞。说真的,你们这得要唱歌写诗送花才能恋爱吗?”瑟兰迪尔一脸嫌弃,脸上分明写着“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埃尔隆德简直忍不住大笑出声,他往瑟兰迪尔不高兴的脸上多亲了几口,“好吧,这只是一般的流程。对于一些特殊的人——例如你,这个可以特殊一点。你直接说就好了。”

“那好吧。”瑟兰迪尔清清嗓子,郑重的说,“埃尔隆德,你愿意成为我手上的戒指的主人吗?”

出乎意料的,埃尔隆德摇了摇头,“答案是不,你该知道,求婚是在恋爱后的。”

“你说可以特殊一点的!”

“不,再等了那么久之后我想我应该好好谈场恋爱。|”

“可我们都恋爱两百年了!”

“那就再来两百年。”


实际上也没用两百年,瑟兰迪尔手上的星辰之戒就转移到了林谷领主的手上。林迪尔痛心疾首地指出这么张扬的戒指和衣服一点也不搭。可是埃尔隆德忙着谈情说爱没空理他。

而瑟兰迪尔正在担心一桩婚事,埃尔隆德的。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她面前

埃尔隆德不会真的像他一样追回来两百年再求婚吧?

“陛下,林谷的花和领主的信来了,您什么时候看?”

“人来了吗?”

“在林子里打蜘蛛呢。”


                                                                END

不好意思拖了辣么久才完结,

 

接下来可以随便开新坑啦啦啦~~~

已经补课两周的高三狗准备不开心的去上学了

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啦,不要太想我~~~


评论 ( 12 )
热度 ( 96 )

© 修仙熬夜的赵文静 | Powered by LOFTER